Header Ads

一年 Gap Year 學生經驗談:中國是個複雜的國家,要用很多層次去感受。我認可中國是個危險,但立刻把情緒高漲這是必要的嗎?

(訪談時間:2019年夏天)

背景介紹

小夏今年20歲,高中考完一開始想去香港唸書,當時還沒考慮過中國。學測考完申請台灣跟香港的學校。雖然有香港的大學有錄取,但因為成績不算優異,沒有獎學金念不起而放棄。後來同時申請到台灣跟中國上海的學校。保留台灣學校的學籍,到上海的大學念一年書。現在已回台灣唸書。

中國就學與就業經驗

Q.為什麼會想去中國唸書?

高二時開始思考「我是誰」以及未來對外的自我認同。高三時給自己的答案是「我是亞洲人」,認為這個答案是一個比較安全且沒有威脅性的答案。透過這個答案延伸思考未來求學工作會想要去哪以及想體驗哪些生活經驗。

當時想去香港,因為認為香港是亞洲跟國際接軌很重要的地方。雖然當時有申請到台灣的大學,但其實很排斥,因為從小到大都在台北生活,沒有辦法想像二十幾年都一直待在這。

雖然香港的學校有申請到,但由於沒有獎學金資格,沒有資金去念。正好當時可以用港澳台聯招的方式申請中國的大學,因此考量資金可負擔的情況下,中國的學費比較便宜,因此決定去中國唸書。但去中國並不是因為想去中國,而是想要 gap year 一年。想知道跟作為一個亞洲人,附近周邊最熟悉的環境中,我需要瞭解的知識跟具備的生活經驗是什麼?

我覺得中國對我們來說是無法忽視的因素,不管你討厭喜歡他,他就是在那裡,很深刻影響我們很多的事情,也很深刻影響日常生活。

Q.有申請中國哪些地方的學校?

當時只有鎖定上海,因為以前有旅遊去過很多次,對當地已經熟悉到有生活感產生。後來申請到經濟管理學院。一開始其實是想去港中大。家長對我最大的訓練原則是獨立,我高中就開始在文化銀行實習,已經很習慣自己去找事情去聚集一些人跟資源做一件事情,所以對我來說台灣是一個容易感到懶散的地方。我覺得我需要一些新的讓我可以拉的更緊的警惕。

Q.你提到去上海旅遊過多次,可以描述一下這段經驗嗎?

會去上海是因為媽媽是個性很自由的人,我要升國三之前,第一次面對比較重要的升學考試,他覺得應該要找個地方轉換穩定的心情。前一年國一上國二已經去上海玩過一次,我對上海第一印象的經驗是蠻好的。我很習慣在有空放假的時候,就一直沿著大馬路一直走下去。國二升國三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過一段時間,想說上海有熟悉感所以就再去了上海。當時唸書念到有點疲憊就可以去外面走走。在上海過14天,我那時候對上海熟到可以當同學的地陪。

Q.為什麼你考慮 Gap Year 一年,而不是念四年的書?

因為我喜歡台灣的思考方式。然而gap year 這個決定,在上海待第一年有動搖過。

台灣人從小教育養成的思考習慣跟方式,在中國你跟同齡比起來,會發現自己很特別,別人會對我們說出來的話很驚艷。他們同年齡的人在乎的會是讀書、高考多少分。舉個例子,到中國每一個社團都要先面試,面試完才能進去,更不用說像學生會系學會,一定要面試,會辦很隆重正式的面試場合。他們選班級的概念是很清楚的,不會像我們是同好吃個飯。他們是很認真的有班級競賽,在大學裡面也有班級競賽,表現比較好的班會加分。而選班級幹部的時候都要做自我介紹。

我那時候的文化衝擊是十個人裡面有八到九個人的自我介紹都是,我是xxxx,我從小學到高中都是班長。我會覺得你都十八歲了,怎麼只有這個東西可以講?你怎麼會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做嗎?但是我後來發現,很多人從小到大可以被列為榮譽的事情還真的只有班長。但台灣小孩十八歲以前經歷的生活,跟他們比起來已經豐富很多了。

所以面試或是還沒有看到考試成績的場合,台灣人很吃香。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喜歡用台幹。例如英文程度,雖然考出來分數一樣,但光是口音跟平常說話的豐富程度,或是你內容裡面跟其他國家文化的落差,是相對小很多的。

所以你還沒有不習慣的狀態下,在面試場合還不看成績的時候,會感覺你若熬過成績這關將大有可為。在學期間找實習工作都蠻順利的。所以確實有思考過到底是不是不要 gap year,乾脆留下來。因為感覺機會很多。

Q.中間有動搖過,為什麼最後還是 gap year 一年?

我感覺到我的描述變的遲鈍了。我的表達思考上面開始出現蠻多不連貫的部分。在他們的教育跟生活中,他們語言裡面有些固定的套路。你知道講什麼話可以快速吸引人注意,什麼話在他們市場上是熱門的語言。當你習慣那些套路之後,譬如說你要反思香港發生的事情,或是台灣的時事,我發現跟我高中比起來,我那時候能思考反餽的文字,我自己沒有那麼喜歡。也開始有一些很像中國人說話的口氣,出現在我文字記錄裡面。

我自己把那個狀態命名為失語,我覺得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說話,我蠻怕這件事情。我覺得好像要繼續堅持 gap year 的規劃,才能繼續把這種思考維持住。

Q.說說你在中國的工作經驗

在中國是家教跟兼職實習。家裡幫我付完住宿費跟學費6500元人民幣,跟第一個學期的生活費。後來寒假回來幾天,媽媽就說時間到了你要自己找錢想辦法活下去。我們家不會到有經濟壓力,但也不算特別有錢。家裡這樣訓練的成分比較多一點。訓練自己要想辦法找到事情活下去。所以那時候有做家教,也有在學校打工,寫所謂公眾號,本來打算做到這樣就好。後來跟父母聊天聊出一些新的東西,他們說實習也可以做做看,就去找實習。

我是去一間觀光文化娛樂經紀公司實習。那間公司平常作商家行銷,所謂KOL行銷。我們要做一些所謂兩岸四地藝人的演藝經濟活動。還有名人專家,也會做公開策劃。我不太知道中國有什麼明星,他們很神奇很喜歡找台灣藝人,因為台灣藝人有時候比他們那裡便宜,而且品質好。

找KOL則都是條件設定,例如這個人屬於什麼類型,價錢多少。所以你只要知道有哪些軟體可以找到名單就好。你根本不用知道KOL他們是誰。

需要接地氣的部分是怎麼唬他們。所以主要是語言對談的部分。然後他們英文普遍沒那麼好,他們連做簡報能力都很差。最後英文有關的都是我在做。

Q.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實習機會的?

那裡學校都有導師制度。一個學院導師有兩到三個。我去問我們老師,說我想要去實習,他就把我丟到校友群組裡面,剛好群組裡面我老闆剛好在那個群組裡面,聽到我是台灣人,看到我的履歷,就叫我去面談,覺得可以就誤打誤撞進到產業裡面。

Q.你在那裡的學業狀況如何?

在那裡學業不好,超級糟。因為我那時候會好的科目都是大學國文,創新創業概論,體育,形式與政策。我覺得我會變笨是因為我太快就能上手寫紅磚文章,紅磚文章是很共產黨用語的文章。課業上高等數學都掛了。計算機也沒過。

我有點取巧,因為我知道我只會待一年,所以這種基礎課我都翹有點多。在那裡讀書他們只在乎考試成績,就算你在外面混的多風光,有做各種事情,你只要考試考不好,你在那裡就是次等人。

Q.說說你跟同學室友相處的經驗

我在進到同濟前三個月所有朋友圈都是跟中國人在一起。我的室友裡面有一個是香港人,大家平常行動範圍會在地鐵站一站。但我跟這個香港人習慣會去更遠的地方。每週都會討論一些敏感話題,算是一種優越感嗎?生活的快樂就是我們知道你們談不動的問題,例如香港現在的狀況。他其實是偏建制派的香港人,但我們共同價值是在一個比較重視各方面發展教育下發展出來的人。

我跟我室友的關係還蠻有趣。我那個香港室友在上海有一個男朋友,而且是一個大我們七八歲的大叔。所以他不住宿舍。我室友一個四川一個湖南。我們三個人的關係,我跟四川那個女生一開始蠻好的,因為他也是一個會想去思考的人。但產生分歧是因為他們覺得我課業不行。雖然我們講很多課業外的事情很合,但他會覺得我把高數跟計算機放棄得太快,覺得你以後怎樣也要靠這個吃飯,怎麼可以那麼不上心。

我是夜貓型。但中國人晚上過12:00就會熄燈。那是他們的習慣,不熄燈就是要出去玩。雖然知道自己在外面 gap year,但上大學,加入系學會的公關部,愛玩得心情還是有的。所以想說挑我想努力的課努力就好。因此大一下學期的時候,也很常跟那裡的朋友出去玩。

我湖南室友一個是比較沒在玩的女生,四川那個是學術部所以他不會玩的那麼開,他個性也沒那麼活潑。後來是因為我們成長背景有點相像,湖南那個同學很有幽默感,香港人會抓我們出去給她男朋友請客,所以後來變成摯友的關係。

Q.為什麼會參加系學會?還有其他社團活動嗎?

我想去系學會是想要觀察那裡的學生是怎麼玩的。系學會去也是要很隆重的面試。有要求上政治課。我們有少掉蠻多課,例如軍事理論,道德修養,馬克斯也沒有上,軍訓也不用。我們跟大家一起上的只有中國近代史綱,形勢與政策,就是在七百人大禮堂,所有同年級學生,雙週二下午聚集在那裡聽兩個小時的演講的課,每個禮拜要寫一份很歌頌的報告。寫一寫去模仿他們說話的方式。

我參加三個社團,一個系學會,一個是創業股。算是學校裡面的創業基地,運營由學生經營,我加入創業股的資源拓展部。第三個是青年成就社,這個組織是很老很大型全球性組織,他有很多很有特色的活動,例如他會去招我們叫志工他們叫志願者,他們會招人去中小學教經濟學。或是設計思考工作坊這類的。也會講一些企業管理的知識跟職涯探索的知識。

後來系學會出了大事,我們那時候有三個類學生會的組織,第一個我們是團學聯,類似我們系學會。第二個是班聯會,班長聯合會,只有每個班的班長才能加入,這跟台灣班聯會不一樣。最後一個只有黨可以進去是籌委會。班聯會算中間的組織。十九大之後,所謂黨的思想跟學校綁的更緊,學校開始加強思想教育這塊,所以開始整頓這些學生組織。要整併變成一個組織。本來三個組織有三個頭,團學聯人最多,本來說成員可以內部投票,但我們主席是一個比較「不黨」的人,若把黨當形容詞的話。他的老師被鬥爭鬥出上海到外省份去做支援教育。老師那個階級對應下來的學生,後來就用程序問題把學生鬥掉,就沒資格被選舉。其他部長都是這樣被鬥出來的。這是我第一次對政治權力伸張進入校園很有感。

有個小插曲,有個部長級的人,他同時也是學生會當部長,但因為他一開始不是那麼黨的人,後來就被嫉妒他的人舉報,說他跟學妹亂搞關係,用學校的力量拔除一個學生幹部的所有資格。他是會開玩笑沒錯,但他不是一個真的有搞什麼事情的人,但他被旁邊不知道什麼人舉報了,有系統性的所有某個特定組織裡面有權的人都被這樣鬥下來,這是赤裸裸的鬥爭。我後來就不想當幹部了,因為一看就是不會有什麼空間。重心轉到青年成就那部分,那個組織的東西是我比較想玩的。

Q.在那裡有感受到台灣人身份紅利或限制嗎?

有,我在學校很多工讀或工作是不能做的。我那時候幫學校博物館寫文章,但是一起工作的人都有錢。因為他們的證件可以登記,但是台胞證跟香港澳門是不能登記在他們的系統,所以就免費幫他們做了很多東西。

思想上我受到的限制跟其他中國同學受到的限制是一樣的,是一樣的規範,沒有針對你是台灣人。只有老師口頭上會占你便宜,例如同胞啊這種。

在學校針的工作會有限制,例如港澳台只能是志工,有很多獎學金港澳台不能申請,很多活動港澳台不能申請。

最大歧視是發生在台胞證到期要換新證。我們要申請居住證明。因為你生活在上海,不能在香港那裡換發,只能在上海換發,那你要申請居住證明,沒有人知道港澳台的居住證明要怎麼申請。他們港澳台相關的服務做的沒有很熟悉。那時候就被當人球。

Q.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們學校地點離外攤站15分鐘。其實很近。但去了之後回來,朋友會覺得「你怎麼去那麼遠?」他們的思考最多就是到復旦大學兩站。超過就很遠。我覺得是他們的生活想像的影響比較大,他們對於生活的定義就是吃喝找到新的美食,那如果沒有要吃,那他們就會覺得你去那裡有什麼意義。

我覺得很多台灣人覺得很有趣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可能很無聊。例如在巷子走上好一段時間,一直走路。像我自己出去玩。有一次我搭24小時無座的綠皮火車去內蒙古找上一段旅行的旅伴。他們會覺得,你腦袋出了什麼問題,高鐵怎麼不坐,還去坐綠皮火車,且還無座。

我約過一個設計師,他用字型當角度去瞭解上海歷史。他是土生土長上海人。我在端傳媒看到他的報導,我覺得他看上海的觀點很有趣。我就去跟他約,他是我第一次約的陌生人。我們到上海到外攤那一代,他帶我用字型的角度去看老上海的痕跡,爬老上海的樓,他剛好也是我在上海同一個大學的學長,現在還有再聯繫。

Q.除了網路外,你在當地怎麼認識別人?

街上搭訕。我現在也做一樣的事情。我在上海很喜歡復興島。蔣介石當初退到上海的時候,有個白宅,在一個淤積沙洲建了一個房子。那裡是一個廢棄的小貨港。我搭訕的就是島上的居民,或是看門的警衛。或是在街頭吃飯的時候就聊天。

還有一次是在田子方附近麥當勞吃宵夜的時候,那次媽媽來上海找我。我們就注意到天晚上10或11點會有一個穿很有氣質的老太太在讀英文報紙,就去搭訕他,瞭解他的故事是什麼。

Q.當初為什麼會想用 gap year 而不考慮用交換學生的方式去中國?

交換可以接觸到的生活是套濾鏡的,沒辦法真實看到他們的生活。因為你要跟他們上一樣的課,才知道他們學什麼。你要選一些local的課還會有限制,不一定學的到。而且交換學生不會跟他們住再一起,會住比較好的宿舍,別的地方不知道,但上海的學校都是。

Q.在那裡實習的薪資是多少?

一個月三千人民幣。算中高薪資。上海在我那時候根據大部分司機的說法。五千到六千人民幣,是上海人的均薪。實習我那時候換算一天一百五十塊人民幣。跟我家教薪水比起來這算不錯。家教要教到鋼琴這種項目,才有一個小時九十塊的薪水,其他只有六十塊。比台灣的低。那裡大部分學長姐說的數字,畢業的砍大概是八千塊。八千塊以上算是非常好的工作。

Q.上海的物價比台灣高很多吧?

沒有,上海的物價要看你怎麼過生活,如果你很能接受麵食,傳統的中式菜,比台北便宜很多。一餐牛肉麵10元人民幣。但那裡居住成本是比較高。上海是一個你如果開始有慾望的時候,就會很花錢的城市。例如珍珠奶茶,我們那時候要14塊人民幣。coco比較便宜,港式奶茶17.18塊。其他地方一杯20幾塊手搖杯都是很正常的。

Q.你對中國印象,在這之前之後有什麼改變嗎?在去之前,有特別去瞭解過這個國家嗎?

我第一次對中國產生深刻感覺是,我在高中畢業,去上海之前,那一整個月,我從北京一路搭火車當工具去越南。算也是旅行。但這一趟過程讓我對中國產生比較不單一的想像。例如哪裡好,為什麼會有親近感的原因。

以前是比較直觀的反感。反感是來自於你感覺一輩子不會在那裡有什麼歸屬感,雖然會喜歡上海,但上海歸上海,中國是中國。

Q.去之前覺得中國是怎樣的國家?

複雜,要用很多層次去感受。

例如要把政府政策,人民感受,跟他們日常的交流會分的比較開。但反而在去的時候,會去找到一個機制一個原因,去把這些不同面向的中國連在一起,比較有一個完整的面貌。對這個國家產生比較立體的情緒,而不是單一的投射。

像我自己覺得不適應的地方是,以我在台灣念的學校來說,我會感覺大家對於中國議題上,自我審查的行為真的還蠻強的。在校園裡面。之前請江宜樺來演講,我不信他那一套,但我想知道一個人在這個場合會有什麼反應。不管他可以不要臉到什麼程度,他在裡面到底做過什麼掙扎。對於一個人要用什麼樣的反應去面對不同立場的人,要怎麼去反應。我都想瞭解。

像之前,我們協會跟台大辦一個辯論活動,其中有侯漢廷出席,就被罵。我覺得比例上已經是二打一了。我覺得要瞭解的話,你不知道你敵人在想什麼,你要怎麼打贏這場戰爭?你總是把情緒都檔在前面,然後不去瞭解你敵人可能怎麼去想你?他們可怕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實力強大,是因為他們比你更沈的住氣,去瞭解跟預估你的反應,用一種更沉著的心去跟你打這場戰。你如果覺得情緒上的反制就能去反制這麼大的國家,那太小看這個國家了。

Q.好像台灣學生有一種逢中必反的感覺?

我覺得不是台灣學生,而是台灣感被做為很單一的論述。

例如有個學代說,我們認可中國是個危險,但我們要不要把情緒高漲到那樣聳動,這是必要的嗎?例如有的人對中國還沒反感前,先對你們的表達方式感到反感?這是不是讓共識處在一個更危險的狀態?我覺得跟不同立場的人,去擴張的共識為台灣好,這件事情是好的。但不要變成聽到中國的就“牙”起來的人(“牙”是台語發音,意指抓狂)。這對那些最大共識值其實跟你沒有大大差別的人,是很危險的,可能會造成台灣內部的分裂。

Q.你在中國會遇到自我審查的事情嗎?

我在發文會,但講話不會。

臉書會發的東西比較多是觀察的部分。我有一次把上海老奶奶的故事。他是上海人,寫了他對老上海的懷念,跟台灣人對上海人完全沒關係。文章發表在換日線,結果就有台灣人留言罵我說你就是在中國,所以覺得中國很好。我有點嚇到,原來這樣也可以被激起負評。

如果忘記關VPN又用微信傳一些東西,就會被鎖。那文件是百度找到的東西,內容是牆內可以看的那種,但因為用VPN算境外,帳號就被鎖了。

剛剛講那個字體設計師朋友。他有一篇文章說本篇內容被「404」(被強制刪文) ,而發文只是兩分鐘三分鐘而已,之後文章就被刪了。這讓我知道在網路上講話要小心,因為有人在監控。

Q.你去中國對你的認同跟政治立場有什麼改變嗎?

有。如果我沒有去中國的話,我可能會比較接近台大學生會那樣對中國的感覺,我覺得以我高中熟悉的一群人,那裡面有很多我高中很好的朋友。如果我沒有去這一年,加上家人也會有點受到我的影響,會對中國這個國家用完全反或完全喜歡的情緒去看待他。就是人在裡面有很多掙扎。很多人在裡面並不是他想不想去認同你,不是他要不要認同你是不是獨立狀態,而是你把他思想抽走,跟把他生命抽走是一樣的。

我跟中國朋友聊過最深刻一段。他從小對台灣是中國是一個地方省分的想法,很深很認同。但是,這就跟我,對於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想法有多深多認同,同樣堅定。從這樣的角度去理解他,這部分是比較能去理解他們的思維脈絡。這不是想不想統一的問題,而是我們從小到大就不是要跟你統一。他們就也沒辦法想像,原來有一套教育思想會導台灣跟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的結論。

這不是單一認同的問題,是你的生活經驗是否可以讓你生出這樣的想法的問題。

以現在狀況,我會更堅定的去選擇不會留在那裡。一個是中國對於世界影響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如果你要是再用那麼事不關己,就是他們認同跟我沒關係這種態度在那裡生活的話,是越來越行不通的。因為在中國生活,就必須隨時在生活裡面表態你最深層的政治立場。

他們會狹隘到你認同「中華民國維持現狀」都不行,就是你只有完全認同統一才是正確答案。其他說法都是不及格要被審查的。

Q.工作上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有什麼印象深刻的經驗可以補充

我最衝擊的一次經驗是,我有一次跟上海的朋友談一個外包的生意。那一年是google第一年返回中國。他們要開始重新辦一些開發者大會的活動。我發現中國的google大部分都台灣人,他們會把很多台灣團隊帶過去。但台灣人對中國當地狀況不瞭解,就很容易被騙。

有時候很矛盾,因為我身為中間方,知道一些狀況。例如他跟我們要前面的營銷成果報告,他們會以他們平常在其他國家做的經驗,例如YT觀看量,連結點擊量作為指標。但在中國這些東西都是隨便可以做出來的。而且他們沒有YT這些東西,在微博公眾號上面的東西,要看比較實際的指標,雖然數字看起來比較醜,但是要讀的東西是那個。他們不太懂那個東西,所以不知道在設指標要看什麼。例如他們跟我們要營銷報告,我們老闆就說我們前陣子就幫百度某國際品牌辦了什麼營銷活動,但其實根本沒這回事。那前端談好,後端要我用百度指數作一份報告交出去。也不算假的,數據都是真的但不是我們做的。就要這樣交出去。

實際上他們在談東西的場合,其實是酒桌上,路邊小巷。大家都在吹牛皮,裡面能信的話大概只有兩三個。這職場跟商業狀況下其實不太健康。

他們家教,例如英文,是台灣老師去教他們會很開心。他們對台灣人的印象都是英文比較好,想法比較開放。有想念國際學校的人,很多會想找這樣的人做家教。

反而回來台灣,很多國中高中老師會覺得你幹嘛回來,台灣有那麼多糟糕的事情,看你在上海寫的東西,感覺混的也還可以,那為什麼要回來台灣。

Q.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譬如說他們覺得台灣很封閉、充滿陋習。我覺得他們沒有認知道政治上不能好好發聲這件事的嚴重性有多大。我記得剛回來台灣的十月,我在同志遊行那時候在凱道上哭了。因為那時候有一種原來可以自由表達聲音的感覺是這樣。那時候,自由是感覺得到的。

Q.你前面提到質問你回來的老師們有中國經驗嗎?

沒有。他們只是覺得中國是機會,回台灣發展是不智的。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