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經驗分享QA:中國人寧可去私立醫院而不願去公立醫院、中國對民主自由的看法跟台灣是不同的


分享者背景

  • X男:北部私立大學中文系,到中國念歷史碩士,畢業後於中國工作擔任國學講師兩年。
  • Y女:畢業於北部公立大學法律的學生,目前是實習律師,2015年去北京大學作交換生
  • Z男:2015年去過中國兩次,都是去中國企業實習總計三個月時間

    分享場次

    高雄就學場(2019年04月27日)

    QA回應內容

    中國公立醫院連當地人都不看寧可去私立醫院

    Y女
    關於風險部分,我在那裡待了半年,對於醫療這塊一直很不安。在北大是有校園醫院,我就問說那如果生病是不是可以去校園醫院看,結果他們說「你就不要站著進去躺著出來」就是當地人都對他們的校醫完全沒有任何信心。他們建議我還是去校外看比較好。那裡校外有公立醫院,我問那公立醫院如何?因為在台灣公立醫院是受到大家的信賴的,但當地說公立醫院他們自己都不看的,他們寧可多花錢去看私立的醫院,也不願意去看公立的醫院。

    我朋友當初跌倒受傷,就到那間公立醫院看,結果被誤診,多花了錢還做了無效的醫療。後來回台灣治療,結果當地醫生說的跟他的傷勢根本完全無關。所以醫療這塊我在那裡很有感。北京那裡非常冷,十一月就零度以下,我在那裡有感冒,我聽他們分享,就不敢去看醫生,都自己吃成藥。

    中國最高法院司法院長公開反對司法獨立與權力分立

    關於黨職大於公職,我想分享的是司法部分。他們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曾經發表讓大家都很震驚的言論,就是他公開反對司法獨立。反對民主,反對權力分立。這對法律人來說是基本,對我們來說他們已經超越恐龍法官了,根本室外星人法官了,你身為一個法官卻反對司法獨立。他現在也捲入是否有干預審判的問題。這是關於黨職的部分。

    沒有北京戶籍移工的小孩不能念當地平常學校

    關於階級差異。之前大家知道北京有發生驅逐低端人口的事件,發生這事情的時候剛好我人就在北京,我之前有跟著他們的社團作一些社會服務,服務對象包含打工子女的小孩,就是他們有很多移工是沒有北京戶籍但在那裡工作,他們的小孩就不能念北京平常的學校,而是要去念打工子女專用的學校。那些學校設備跟師資都比較差,北京冬天很冷,但他們教室裡完全沒有暖氣。我們去都冷的要死,想說這些小孩在這裡要怎麼辦。我們去的學校在的地方叫皮村,皮村也是低端人口有被驅逐的地方,就會發生上禮拜去還見到的小孩,下禮拜去就消失了,就真的被驅逐了。所以對於階級差異我感受非常深刻。而且皮村距離北京市中心一兩個小時車成就可以到,其實還是北京市的範圍,但落差就那麼大了。

    學生不會積極向老師發問但競爭性比較強

    最後回應關於學生積極度,他們並不會很積極的回應老師或跟老師發問,但他們的競爭性確實比較強。確競爭性也導致未來規劃比我們好。像我大二大三都不會想未來要做什麼,只會想專注在眼前的事情上,可是他們就會去規劃說我現在參與什麼活動、參與什麼幹部、或是簽的入黨申請等對我未來就職有幫助。我真的有同學去簽入黨申請,說未來就業實習的時候會比較容易找到工作。

    創意不足對課外活動不積極

    最後提到關於他們的創意不足,這我也有切身體驗。我在大學社團會招生拍影片、後製、表演,會想辦法吸引目光。但中國的招生是新細明體,沒有任何設計的簡報,上來就照念,唸完就結束了。但這樣的招生卻還是能招得到人。他們的創意讓我受到驚嚇。另外系上晚會,在台灣的學校都是學生參與,自己練舞排練。但他們不是,他們都直接請外面的歌手進來表演,都是直接外包給商業,我覺得他們對於課外活動較不積極。

    不用刻意避諱介紹自己是台灣人,台灣反而是吸睛點

    X男
    就業跟就學心境上,我覺得就是放寬心,不要想太多。像這裡提到生活上自我審查。如果自認為沒有問題就沒關係。像我剛剛說有朋友質疑我國學簡介幹嘛強調台灣人,其實這件事情沒有那麼複雜。現在回來台灣在網路講戰國策,網路公司是中國的公司,也是特別強調我是「台灣人」,他們特別強調「台灣」是因為台灣非常好,反而成為一種吸睛點,這跟統獨沒有任何關係。

所以當時我跟我朋友說想太多,難道你們工作對外介紹不用說自己是江蘇人、河南人嗎?那難道你要說他們在搞X獨嗎?也不能這樣講。

    保持開放心胸交流,顧忌太多有時反而誤會更深

    剛剛影片上面提到的那個就是我,上面提到我不避諱談論政治,我身上還帶著國旗包。大家都有大家的底線,只要不冒犯他人還是可以開誠佈公的聊,甚至開誠布公的聊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跟交流。以自己在南京為例,跟日本學生聊天聊到南京大屠殺,過程也很有趣。並不會覺的是敏感話題。這樣交流才知道他們也是有正視這段歷史,也有提到日本歷史課本會有這些科普,並不會像是中國說他們都不認識歷史錯誤、堅持軍國主義是對的。交流有必要,顧忌太多有時候反而讓誤會更深。

    中國網民的聲音只是其中一部份,不能代表全部中國人

    有時候我覺得台灣人對於自我審查還是想太多。像去年發生85度C的事情,就是蔡英文去美國買85度C,說中國網民群起開罵。但像我自己有玩微信,認識很多大陸朋友,那個期間我大陸朋友沒有一個人對85度C有任何的評論。我問大陸朋友說你們那裡85度C有怎樣嗎?他說沒有啊,85度C還是開得很好,生意還是很好。真的不要因為少數人的聲音,就覺得全中國人都怎樣,我在中國也有認識支持台獨的朋友,到現在都還有在聯絡。

    台灣教育比較紮實老師也比較認真負責

    所學回台是否能學以致用的部分。我覺得台灣的教育比他們扎實,老師也比他們認真負責。之前去分享有提到私立大學唸中文,在那裡念南京大學歷史系,兩邊我比較過,台灣普通私立學校中文系老師教的東西都比南京大學排行那麼前面的大學老師教的東西還要有料跟認真。南大歷史系老師甚至私底下說我上課不用很認真教,閒聊就好了。台灣不會有老師敢這樣講話吧。

    兩岸教育皆有面臨到我們體制內教育與社會脫節,兩岸有共同問題是教育國家化,一定程度限制老師與學生發展空間,會跟社會現實產生一定程度的脫節。我唸完歷史就順著踏上教國學的路,到民間教國學才發現很多他們會問的國學問題,是在台灣中文系、大陸歷史系老師都不會教的問題,才開始意識到某部分學問要從頭學、自我摸索。

    關於在台灣業界被認可的部分,他們好像說
某一個年份入學的學歷比較會被認可,但我自己的經驗是有時學歷不那麼重要,我到目前為止,所有工作跟在學校經歷都沒什麼關係,都是靠朋友介紹才能找到這些工作。我在後來在南京教國學也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回台灣也是朋友的關係,才能有這些教國學的機會。

    在南大畢業前,有過生涯規劃的問題,我打聽之下才知道。他們的文化中畢業後找工作可以求導師幫忙,但是在台灣導師好像不太會有這樣的責任吧。他們這樣說,我才勉為其難找老師談,老師聽了就說好啊我可以幫你,在我們這裡都是這個樣子。有些現象是不分兩岸與國界。我相信歐美國家再怎麼重視法治跟客觀程度,他們一定程度還是要有人際關係,做事才會比較方便。所以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這樣道理還是舉世接然的。

    去中國後更珍惜台灣的環境

    關於如何看待自由與統獨議題。其實去了之後,會特別珍惜在台灣環境,不只是素質跟教育比較好,我自己感受特別深刻的是,我自己學歷史專業讀到近現代史,專家都認同現在是人類前所未巨變的時代。我們在台灣可能覺得生活很安逸天下太平,但去了大陸國家,我是指中國、非洲這些經歷過後殖民的區域才知道,他們的思想是非常混亂的,包括怎麼看待民主自由,怎麼看待愛國。大家對中國近代史有一定認知,就會知道中國近代面臨太多內憂外患,他們意識到國加強盛很重要,但他們也知道現在這樣的國家跟政權是他們無法認可的。

    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終身制,中國人也有很多人罵

    去年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終身制,我問我微信的朋友,他們說的這些事情台灣媒體都不會報,我微信朋友圈一大堆人都在那邊罵。可是我認識那些支持共產黨的朋友,這段時間都默不作聲沉默以對。他們也會覺得很重視自由,但又覺得這國家需要有維護的力量。那思想混亂的程度是台灣無法體會的。我在那裡教國學也會遇到很多亂七八糟的現象,這些現象在台灣都是很難想像的,因為文革把中國傳統文化都破壞了,然後破壞了他們才意識到這些東西很重要才想要撿回來,但撿回來很多也亂撿。你說他們怎麼看待自由?也是重視,但就是很混亂,但也會注意到其他的部分。

    重點在於經驗的累積與培養專業能力

    Z男
    在那邊實習之後是否能延續?
我覺得不一定是在那裡的經驗,而是你人生過程中經驗的累積到哪裡都是可以去做實用的。只是你這個人是人才還是人力,看你把自己定位在哪裡。如果你只是把工作狀態放眼在兩岸,那你自己可能也會限縮。但如果你把自己的專業能力培養起來,你或許在移動上面可以是全球性的。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台灣不一定真的會把年輕人往外推,如果你的專業能力可以在企業當到管理職那也不一定要出去。所以有沒有可能在還有多餘的時間甚至是就學期間,就先去理解自己未來人生規劃,可能有哪些能力必須要去符合,這些東西如果你自己可以達標,只是一個機會來了你就剛好可以接上。真的就是自己準備好了,機會來了你就可以上了。

    企業更在乎你的能力勝過學歷

    主持人
    我做一下補充,我本身有中國實習的經驗。這真的不能簡化成中國學歷是否能被認可。現在的求職狀況雖然一開始可能會用學歷來篩,但是面試過程中,業主企業家在乎的是你有的能力是什麼?像上半場分享者是記者,就會被問你是一個記者,為什麼要去一個言論自由被現縮的國家去工作?但他有他的理由,他想親眼去看媒體上講的那些是不是真的。他也確實看到那裡的媒體也有台灣媒體沒有的優點,那他在那裡學習到很多後來回台灣,中國的工作經驗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加分項目。這都是看自己怎麼去運用。

    中國對民主自由的看法跟台灣是不同的

    針對中國怎麼看待自由這件事情,我小小科普一下,中國他們有一套他們自己對於民主跟自由的標準。你問他們,他們是認為自己有民主跟自由的。但他們的民主自由跟我們台灣或西方國家的定義是不一樣的。他們的民主是「民主集中制」,大家可以去google一下。他們制度有全國人大,他們其實是有基層選舉的,但他們的基層選舉跟台灣的投票、公投是不一樣的。很多是差額選舉,人選是內定的。他們的民主定義是下級不斷的把人民的訊息傳到上面去。這跟我們台灣是完全不同的。我們是可以自己透過投票決定總統,或是決定公投的題目等等,所以中國對民主的定義是跟我們完全不同的。

    關於自由,我們常說台灣是法治國家,然後會說中國這種威權國家是依法而治的國家。那什麼事依法而治的?他們確實有法律,他們也是依照法律在做事,但他們的法律是可以隨時根據共產黨、或是有職權的人去做定義上的更動。所以他們的法律是浮動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感受到中國政治環境變動的那麼快的原因。

    中國的上訪制度只做量化統計,實際回應很少但人民卻很有感

    所以這裡要科普的就是他們是有自由民主的,但他們對於自由民主的看法跟我們是非常不同的。我上學期讀paper,看到他們有一些省分會有上訪制度。上訪制度是人民可以投訴舉報一些東西到政府,他們有的省分會透過網路,類似我們1999的概念,就是你可以直接投訴。但對他們來說,他們是作量化統計,但回覆率可能上訪幾百則,但只有回了十幾則。但他們人民卻會對施政有感,覺得「他們有回我們」。所以對他們來說他們覺得自己是有自由有在上訪的。這也是我們過去因為兩岸政治體制跟歷史文化不同造就的結果。


    劉璐娜
    之前青平台有在台北獨立書店放過一部電影「上訪」,導演是趙亮。裡面包含掃除低端人口,跟這群人為什麼要做上訪。中國之前「大象席地而坐」,或是有一些書跟影片,會看到一些諷刺的電視劇,會看到他們對中國社會的描寫。這些推薦大家可以去看。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