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沈秀華:台灣媒體對中國美化多談風險少,台灣人到中國的優勢是「可以離開」


諮詢顧問背景

沈秀華教授: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分享場次

高雄就業場(2019年04月27日)



QA回應內容

做中國研究,對台商發言感到錯亂

我寫過論文,我在中國研究台商當地生活狀況以及台灣家庭關係。第一次1999去中國,我那時候窮學生,曾經從深圳到廈門坐貨車,再從深圳從香港再回到台灣。那時才在建高速公路,但他們的變化很快。那時候訪談中國台商時他們都會說中國多好多好,說馬上一棟大樓馬上一條高速公路。然後會去比照台灣,說台灣多不好,一個工廠建不起來等等。但是這個講完,又會說回到台灣覺得空氣好舒服。我覺得這同一人的言論很錯亂,作為一個研究者就很好奇。

台灣媒體對中國美化的多談風險的少

我想切入這個分享是中國工作生活也好,這些可能風險,我們為什麼要針對風險來談?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台灣社會取得的資訊都是從媒體。我們媒體對於中國大多是美化。我對於兩個場次的觀察,大部分對中國了解都很少,都是從媒體。但又會自以為很了解,我們有兩岸關係的脈絡,有華人、漢人歷史,又覺得分享文化。但實質不了解。

台灣人到中國的優勢是「可以離開」

我想說,台灣人到中國,不爽不高興,只要沒出事就可以離開,我們講優勢都是在說「可以離開」。也因為我們是可以離開的,可以享受台灣的小確幸,所以可以如此美化中國,如果你要長期在那裡面對那裡的狀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從這裡切進來我要說對中國的不了解是:


一、中國高速變化高速發展:

從我1999年那時候進中國,高速公路正在建。道路興建快速。我記得之前在路途上公安停下來跟司機要錢。在制度各方面都高度變化。到現在中國人來到台灣會相比。會覺得台灣沒有他想像的好,覺得台灣房子都破破的,各方面都比中國差。中國是個高度變化的地方,我們要體認到這點。其實中國人就算去美國紐約,也會覺得比不上中國,因為中國各方面硬體設備都是最新的。

二、中國差異性很大:

中國地域大,人口組成很大,有戶口制度。台灣人不用面臨戶口制度,但你如果在中國,你去北京上海,你是農民工是無法進入的,你沒有戶口是無法在當地買房,除非有繳稅五年的基礎。他們階級差異很大,你沒辦法進入當地就學,只能去一些NGO開設給農民工子弟上學的學校,而在當地留下來還要面臨高考,高考要去戶口本地考的,所以在那裡念到初中,即使你父母到北京上海工作,你到初中還是要回到本地就學。因為他們每個地方考的內容也都不同。這中間有很多限制。我們身為台灣人,所以不用像中國人一樣受到這些限制。台灣人去那裡是有享受到一些當地人所沒有享受到的。

去美化中國的進步同時,要去瞭解這些對於當地意義不一樣。中國有很多有錢人,但也有深圳非常低階的百姓階層。高度變化、差異性、城鄉大的限制政策下,中國帶來的限制下我們如何「中國發展」,你需要了解各地區不同。

三、中國變化也是資本世界前幾名:

「中國夢」在全世界脈絡,也要考慮到政權,他確實就是專制政權。同時也有很多變化,像是六四,代表 1980 中國政治風氣相對比較開放,因而讓當地學生感覺可以去改變。但後來又縮了。後來有一段時間到北京奧運前後,就又相對開放,可是在2011年後就又縮了,現在縮得很厲害,很多我認識的NGO朋友都離開了,到國外或是台灣,因為在中國被流放或是關起來。

中國社運人因為發傳單宣導反性騷擾就被抓了

台灣對中國不了解,很多人被關起來,不只是人權歷史,但他們也沒有幹嘛。例如女權五姊妹,2015年3月7日有五個從事性別運動的女孩被抓去關,因為他們在上海發傳單宣導反性騷擾,這個就被抓了。這裡面有人一兩個月後來出來,現在都無法繼續,因為受限於國外資金跟資源,國內缺少支持,變得限制很多。

在中國政權是專制沒錯,但也有變化,他們會有時後比較開放但有時候又緊縮。最近這幾年是非常糟糕,習近平的狀況控制得非常嚴格。剛剛分享談到媒體裡面什麼字眼不能出現,這不是隨便講講的,是限制很多的。我自己因為做台灣研究開始注意到移民研究,訪談的台商台幹大概從80、90年代就去中國,訪談資料可以看到一些人當初如何抗拒中國出外工作。那時候有些去東南亞,有些去中國。他們如何抗拒?

台灣人想出外工作跟在地工時長薪資沒調升有關

現在看到你們很多人蠢蠢欲動,台灣社會其實在 1980 末期有大轉變,那時出外工作是一個想像,然後從抗拒到現在感覺是一條出路,這中間有很多因素,很大部分是來自台灣勞動狀況差,工時長薪資也沒有調升。所以無法抗拒。

但全球性亞洲部分,我們現在作移民研究,跨國移動相對容易。出外工作是全球性在飛行、交通、科技各方面很方便的狀況下,選擇的生命、經濟方式。在這個範疇內有亞洲經濟的崛起,而亞洲崛起跟中國有關,亞洲境內有很多經濟體在動來動去,而中國是其中很大的機會。對台灣人來說,會想像我們有語言、文化,再從80、90年代台商台幹開始去工作,加上現在國內勞動狀況的差距,就帶動了台灣人想像可以出外工作的這件事。

中國夢可以視為一種機會,但也要注意到限制不要過度美化

台灣人分享中國夢,這沒有好不好的問題。這部分不用刻意美化與否,而是要放在脈絡底下思考。每個人的需求與出路不同,那個出路也不一定只有經濟。我做很多移動者的訪談,出去工作不會單獨只是多賺錢,有的人想要的是不同的經驗、想去看一下世界,

中國崛起的過程當中,因為變成政治經濟強國,這是中國自己塑造,台灣也在塑造他,外面也在塑造他成為世界的中心。只要我跨過台灣,從不被世界承認的國家,到中國就會到了世界舞台。你會有種去到世界舞台的感覺,但是否真的如此?他也許在經濟資源上是很強的,但是人的生活不是只有經濟,也需要生活品質。

我們畫的中國夢,是因為我們還能離開。對中國夢的期待,是可以作為一種機會,但也要注意到哪些限制,不能過度美化。

在當地不用現金因為不願個資進入社會信用系統

關於社會信用系統。剛剛討論到在當地都不用現金。我在中國絕對都用現金,我不願意用他們任何支付,因為你所有資料都進入他的系統,而你不知道這些資料會怎麼應用。

居住證在兩岸的脈絡中含有他們國民的含意。他現在沒有這樣講,但之後政策改變的話,你就會進入他的社會信用系統裡面,那因為你是他們的國民,到時候如果你踩到什麼線,你很難透過你是台灣人去爭取什麼。

我們要想一個問題,資訊專制專權的可能性,他透過資料的收集,會對你造成很大的影響,而中國在這個部分是很厲害的,很多人看到的是便利性,但沒有想過資料被收集後面,你所有的隱私會被政治商業拿來使用,在政治方面是大家要去注意的。

你們問的有些問題我無法回答,但是台灣資訊有限,你們有閱讀能力,要自己慢慢找資料。不要只靠主流媒體給的資訊,自己要扮演一個主動尋找資料的角色。你可以當作一個機會,但不用過度美化中國,透過這些資料多去消化跟交流想法。這是我想給大家的。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