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沈秀華:習近平時代控制更嚴密,民間企業要設立黨部


諮詢顧問背景

沈秀華教授: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分享場次

台北就業場(2019年04月21日)

QA回應內容

對中國與台灣的想像造就中國的吸引力

主要幾個議題,牽涉到我們對中國的想像,而這會同時牽涉到對台灣的想像以及對於世界的想像。在目前去中國工作或就學也好,比如去就業的想像就是台灣是低薪、市場小。相對於中國的想像是高薪、市場大,以及中國好像某種程度代表和世界接軌,在台灣就是被邊緣化接不上。另外會想像中國是個強權國家。另外你在中國裡面會接觸到很多人,這部分的想像也都是造成有很大吸引力。

我在中國做台幹研究其實也是有聽到,對一些產業別來說,相對於台灣,有很多大公司在那邊,確實可以接觸到比較大規模的公司,因為他們規模確實就是比較大,也滿足很多台灣人好像去了更大板塊的感覺。去中國工作相對於台灣有利的地方可能在這裡。但這部分也代表了中國的世界觀,在中國跟世界連結以及我們想像的中國與世界連結都是中國化的,比如很多東西能不能用等等,但同時我們也不能否認中國作為世界政治、經濟強權,是比台灣大的,這是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在薪資部分並不見得如大家想像,不是一去就很高,中國有一個狀況是最近經濟比較低迷,這也是一個變數。像是我認識的中國年輕人,他們可能換了工作薪資跳很快,這是很吸引人的。

習近平時代控制更嚴密,民間企業要設立黨部

今天我聽到很有趣是大家討論很多政治,我覺得這是好現象,大家對於中國比較有危機意識,可以意識到去中國是有政治因素的,和更早期過去的台商面對的環境是不一樣的,在這個習近平時代,很多的控制都愈來愈嚴密,現在在企業和民間團體都要設立黨部,他們都要安插人,這都是很實際的。

政治風險其他部分,你相對在台灣是比較有自由民主,如果你有這個經驗而且會在意的,那你在中國多少一定會受到衝擊,尤其在中國會碰到要你做中國人這件事情,比起台商公司裡面,很多人現在要直接面對的是中國企業,外加中國現在對台灣態度愈來愈強硬,你的自我認同一定會受挑戰,你能展演到哪,妥協到哪,這不是那麼容易的。而你在中國要關注的各種議題都要很小心,因為紅線在哪我們不知道,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很小心,包含我們組討論到的隱私和社會信用的部分,都是要很注意的。

台灣社會普遍對中國太不了解,容易低估風險

台灣社會普遍對中國真的太不了解了,對中國很不了解的狀況下,如果只單純當商業和機會去想像,可能會有很多衝擊,包含可能低估了風險。但另外一面則是我們也不要妖魔化中國,這對於台灣想要作為獨立國家沒有好處,去瞭解中國的時候我們要有警戒心,但也不要妖魔化。他們各地差異很大,但的確政權上愈來愈極端,他跟我們十年前二十年前作的中國研究是很不一樣的。現在利用科技對你的控制和各方面影響愈來愈大,所以對這些風險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剛剛很多人在分享時,很多人都說和同事交流都很不錯,但這個個人的不錯和國家上的敵意是兩件事的。

遷移對未來造成的影響會遠比你想像的大

最後,各位如果要去中國工作,你會變成一個遷移的人,這個遷移的過程中,你會有轉變,這也是一般人不會想到的。遷移包含了你去多久,你在那邊人際關係,你的親密關係,如果你在台灣有家庭有結婚有固定關係,那你去那邊如果後來又發展關係,都會影響你後來整個遷移路線,遷移路線是指我去了,那我的家人去不去等等,比如很多台商都是男人去女人留下,長期下來會和台灣的配偶和家庭產生很多影響,那女人去的時候能否把男人留在台灣?這背負的社會壓力都是不同的。這些都是一個遷移者要去想的。我們一般在移動時很多人都是邊走邊看,邊走邊看不一定是壞事,但同時你要意識到這個出去可能會改變到你整個的生活途徑。另外很多政治風險和家庭,這個面向我覺得可以整體的想一下。

中國對於性別有的比台灣保守,但有的也比台灣進步

剛剛講到中國的性別部分,我們對中國太不了解,一部分你會看到是比台灣保守,但他們社會主義曾經是女人撐起半邊天,所以他們有一部分性別思考是比台灣更前面的,但現在女權運動者被打壓的很厲害,一些女權運動者都被抓了。所以中國社會真的很複雜、各地差異性很大,你們去了要把自己打開,但同時保持警戒心,了解他們很不一樣。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