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沈秀華:在中國談到性別的課不能開因為被打壓,對中國不需要有偏見但必須思考風險


諮詢顧問背景

沈秀華教授: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分享場次

高雄就學場(2019年04月27日)

QA回應內容

台灣要瞭解中國,才有能力評估他的優缺點與對台灣的威脅

台灣做中國研究,從過去用兩岸、共匪去研究。清大社會所用社會學、政治學的方式了解中國。我從這裡切入,為什麼我們要了解中國?台灣跟中國就是鄰國關係,又是世界強國,所以你得瞭解他。而且他對我們有很多政治經濟上的威脅,如果我們不了解,那就很難評估存在對於社會的威脅或好、不好。所以台灣本地去了解中國是很重要的。

大學不只是學技術,更重要的是培養思考判斷的能力

這場部分跟就學有關,去中國就學,會想到的是就業問題。因為現代在社會就是要有工作才能有收入,要有專業才能工作,所以就會覺得大學是提供某種專業讓你去找工作。這邏輯是這樣來的。但大學的存在其實不是只是為了找工作,很多大學學科訓練並沒有那麼實質一定可以對上工作,比如說社會學。像法律會覺得可以對上法律相關,但社會學要對什麼?好像什麼都可以做。竹科裡面有很多我們的學生,有人做人資,有人去當政治人物,有人去教學,有人在NGO工作,各行各業都有。大學像這樣的學科還不少。

有些工作是非常技術性的,那技術性的當然也是要學。可是人生不是只有需要技能。你需要技能才能工作,但你一輩子過日子是需要透過學識能力,學識能力不是說要多聰明,而是你有沒有comman sense,怎麼去判斷社會跟人際關係怎麼運作。這是要靠學術跟人際經驗的累積,以及你的思考能力。而大學大多在教的其實是這個,你有沒有辦法在大學閱讀討論的過程中去培養出你一輩子透過個人思考判斷的能力。

呼應剛剛梁老師說的,我們對去中國就學的想像,很容易直接去想怎麼接上技能與工作的市場。這樣想沒有不好不行,但是當我們要用這個邏輯去思考的話,也要去想我們的日子不會是只有這樣。

大學世界排行跟學術能力沒直接關係,更常看的是學校有多少財產

中國跟台灣在學習上一定會有很多的差別。中國很大,這裡跟大家講一下,世界排行很多時後跟學術能力是沒有關係的。台灣很多學生會說你在台灣念學校不如去中國念世界排行好的學校,但世界排行很多時後是看學校有多少財產。例如你看長春藤,他有很大部分是學校有很多來自捐款的財產。而也有很多學校有論文詐欺的問題,各地都會有。不是不去在乎排名,但就是要做功課去瞭解那個排名是什麼意思。像也許有個學校排名世界五十,但他是理工專業強,其他弱,可是也許另外一個排名兩百的學校,但他可能是某方面比較強。

中國最近因為習近平,他們現在規範越來越強,他們學術界有很多老師有被炒魷魚的狀況。你去他們學校看看,他們是有錄影的。但只要有錄影機在那裡,就會影響到老師有什麼能講不能講,這都會使他們在上課討論上有所限制。

中國人認為搭高鐵要安檢,因為他們的生活脈絡讓他們認為那才有安全感

你做為台灣學生去,因為你可以進出離開中國,那也許會覺得還好。但是針對在中國政治風險,要去思考的是有時候在那裡久了會把一些事情當作理所當然,例如中國人有沒有自由?在不在乎自由。他們當然在乎也覺得自己有自由。但是他們在乎自由的層面跟界定中國的民主,會跟其他地方人的想像不一樣。而很多中國人也為了爭取自由而被抓去關。

我之前聽到有中國觀光客來台灣,覺得台灣地鐵不如中國。說中國地鐵進去都要安檢,他說台灣地鐵沒有安檢是不如中國的,我要用這個例子來說你在那裡久了,你會認為那樣是正常或那樣是不正常的。像我們會覺得到處有攝影機在看你,社會信用系統在算你分數,我們會覺得這會侵犯個人隱私影響自己的權力,但對在那裡生活長大的人來說,他會認為那是個安全感。我要說的是人會受環境所影響的,而且會合理化那個脈絡。

台商可以離開中國,於是利用政策兩邊牟利

這也是我長期做台商台幹研究發現的,台灣人長期在那邊,一方面因為你可以離開中國,所以可以回台享受台灣的小確幸,但又會罵台灣什麼都很慢,不夠狼性。但你去中國會罵中國沒有文化,不重視隱私,就是他兩邊都會想去佔便宜。台灣人會利用這種兩邊政策政治體制不同牟利,但活在中國本地的人,他們確實是受限的。

台灣過去為了讀書移動多往英美日奧

拉回讀書,我作移民研究,其中有一個分類是屬於為了讀書而移動,為了讀書而移動一般而言都會跟世界想像有關,以台灣來說,長期為了讀書流動,都是往美國、英國、歐洲、日本、澳洲為多,中國是這幾年才進入台灣的留學想像。這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像是去西方,是跟世界強國有關。代表美國西歐是強國所以想去追求。中國現在突顯出來,是因為中國開始變成世界強國,所以很多人為帶著中國夢,覺得去那裡讀書可以透過取得學歷而得到經濟上的資本。中國是在這幾年才冒出來。

早期台商不送小孩去中國學校因為沒信心

我本身作中國台商台幹研究,就有一些很有趣的發現。我第一次是1999年去中國做研究,那時候台灣人不會把小孩送去當地學校。第一間台商子弟學校在廣東,當時正在建,台灣子弟學生選擇很少,只能送去國際學校。他們不會把小孩送去當地學校念,因為他們對中國教育沒信心。這是當時在對中國還沒有世界強國的想像時的狀況。而一般覺得台商台幹最終都會離開,所以他們不會把小孩送去當地就讀。

可是我2003去之後,例如上海地方,那裡的學校品質比較好,我開始看到中低階的台商台幹把小孩送去當地學校,他們送去有幾個脈絡,一個是比較便宜,另外一個是覺得中國是世界工廠,覺得比較可以長久待在那,另外上海的學校也比較多,而國際學校很貴,台廠也不會補給員工讓員工可以把小孩送去國際學校。中低階台商台幹的薪水付不起國際學校的學費。除非高階台商台幹才會把小孩送去國際學校,而他們的想像是在這裡唸完就再送出國唸大學。

填鴨式教育長大的父母對競爭力的想像就是繼續填鴨

現在的趨勢又越來越強,台灣因為教育改革,有些家長覺得台灣教改改的太容易,沒有競爭性。相對於中國,覺得中國的教育內容更有競爭性,競爭性是什麼?作業寫不完,我訪談那裡的台幹,說小孩作業寫不完,讓他們覺得很有競爭性。填鴨式長大的父母就會希望自己小孩繼續填鴨,而且覺得這樣很有競爭性,這很有趣。台灣的教育就是要從填鴨式做改變,但還有很多的父母認為填鴨式才有競爭性。

我講這段歷史,是要說台灣在中國的就學,在很早就從台商台幹從延伸過來,從2001、2002年後就越來越多。我們現在看比較大的改變是後來的事情,從318野草莓之後,年輕一代對台灣認識比較多,因為教育內容開始本土化比較多。中國政府318之後台灣年輕人台灣意識比較強,所以希望吸引影響這群人,所以開始釋放更多政策,例如透過學測可過去就學。

所以現在這批過去就學的,對中國不一定有那麼多的淵源,但是會思考想要去。而現在開始有一些從小就在那裡出生就學的台生,一路用港澳台身份加分考試進去就學。而現在有另外一種透過學測進入的學生。

大部分會考慮到想去中國唸書的,很多是從周遭聽到所以好奇,目前很多去都是讀大學。研究所因為更高所以狀況又不一樣,有些可能因為在台灣唸過大學,對於交換實習會更主動,救自己會想去。所以大學生這塊,父母的態度會有很大的影響,如果父母希望孩子去中國唸書,就會比較鼓勵孩子過去。就我看到會鼓勵孩子去的父母,本身有一些中國台灣的兩岸經驗,例如去中國工作過,就會希望孩子去。

在台灣的教育脈絡,一般高中生會自己想去中國唸書的還是被動的,反而是家長比較主動。其實去中國唸書,也是去留學,我們就平常心去面對,也不用美化,也不用妖魔化。但我們確實要注意過去留學脈絡,去的都比較是相對民主的國家。但我們得承認中國的政治體性控制卻是很強的。

在中國談到性別的課不能開因為被打壓

三四年前,我去廣東中山大學有些交流。2015年時他們抓了女權五姊妹,因為他們出來支持性別平等,要去上海地鐵發反性騷擾的傳單,結果中國政府就把五個性別運動者,他們叫女權運動者抓走,從此性別這個關鍵字就變的很敏感。廣東中山大學是很好的學校,但他們連宋代婦女史都不能開。有沒有很誇張?只要沾到女性、性別就不能開課。很多性別社團活動都不能開,打壓很多。

你可能會覺得NGO關我什麼事?但社會如果沒有民間團體積極主張平等性,這個社會只會剩下上面是對的,國家是對的,國家權力會很可怕的大。在民主國家都不一定會對人民善良,那更何況是像這樣的國家。

對中國不需要有偏見但必須思考風險

中國確實有這樣的問題。我們對中國不需要有偏見,但也必須要評估這點。我們強調大學教育要有獨立思考,所以這部分必須要考量。而作為台灣人在中國,在兩岸狀況下是有風險的。你時常要去面對他問你是否贊成中國統一?是否支持台獨?我長期作台商研究確實他們就是會面對這些問題。台灣身份很有趣,在一中政策下他會給台灣身份優惠,但也因為台灣身份,他會對你有些特別。這些特別不一定是從政府來的,例如一般民眾會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在他們那裡不管怎樣的高級知識份子,海外留學也好,民間NGO工作者也好,都還是有一樣的國族主義。會覺得中國以前多麼受羞辱,現在怎麼能夠切割台灣出去。他們會對台灣有一種想像,不能隨意分割出去。當然也有中國人對台灣是友善的,這些都是有的。但相對性的這些是少數。

就學移動會影響生活圈進而影響就業移動

你們會去想像,就學以後會不會在那裡就業?就學移動跟就業移動是會有關連,例如去美國唸書,可能就留在美國工作,因為開始對那裡有瞭解,習慣那裡的生活,生活圈也在那裡。這比例上是有的,就學移動會牽動就業移動。一旦就業那以後生活就會在那裡,生活圈就在那裡,在那裡久了最後可能也不能回來。倒不是想不想回來的問題,而是你已經習慣那裡了。而你想回來這裡也沒有朋友,兩邊的生活步調也不同。這沒有什麼好不好,但你確實要去思考,會因為移動產生不同的人際關係網路,而對生活有所影響。



劉璐娜
希望大家在思考就學與就業的時候,可以做比較統整性的思考。青平台主辦這個活動有受到一些批評,說你們說那麼多風險是不是要勸退。但其實我們講的是風險,如果你因為這樣就覺得我們是要勸退,那代表你過去是沒有思考他正負面的因素。如果你有機會透過短暫實習跟交流擴大眼界,這也是一種選項。

而我們很清楚我們的價值是對民主跟人權自由,台灣作為一個國家的思考,我們要走怎樣的路,要提供怎樣的訊息,最終的思考是交給各位,這是我想要做澄清的。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