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新創孵化器實習轉正:透過實習瞭解自己是否適合當地,是比較安全的方式


分享者背景介紹

  • A女:數位媒體設計系、設計文創領域。因台專職研究計畫提案乏味、缺乏挑戰,遂轉到北京。 
  • B女:行銷管理、品牌空間策劃領域。一年多來從實習轉正到專做文案投放,延續台相關領域發展。

分享場次

台北就業場(2019年04月21日)

經驗分享

主持人:我們今天現場邀請了第三種職業,是新創產業,曾經在孵化器工作的兩位工作者。分別是A女跟B女,請他們自我介紹並說明怎麼找到這份工作,以及心得如何。

A女:我大學就讀南部私立大學的數位媒體系,後來就讀北部公立大學文創所。研究所畢業後有介紹到大學擔任專案經理,上一份工作有兩年多的時間,主要做計畫跟提案,工作一陣子後有點厭倦,接觸的都是廠商、政府單位,做專案,因此後來參加赴大陸實習的計畫,轉為去北京,一個月後轉正,B女是我的同事。

B女:我是去年六月在北部私立大學畢業的應屆畢業生,之前有一年的實習經驗,做廣告投放、行銷,去年七八月去北京後,一個月後留在孵化器。

很多中國公司並沒有做好接待實習生的準備

主持人:兩位的實習心得?

A女:針對怎麼找到實習,我們是透過組織,大陸實習團出去,有幾點大家需要注意,那時候回到飯店會討論實習的情況,可是聽到很多情況大家會覺得很空洞、沒什麼事情做,主管說:沒什麼事要給你做,你要自己找事做。有蠻多公司都沒有做好接待實習生的準備,對於網路的心得要多多詢問、查詢。很多大陸公司在呈現自己的資訊,會華而不實,說他們有投資基金、培訓課程,實際上都沒有,這是大家要注意的地方。但參加的好處是,過往的歷屆去大陸工作的學長姐會開個群組,把你加到裡面,分享內推的資料,讓你在當地有人接應。

去中國工作常經歷黑暗期,透過實習過去相對比較安全

B女:我想轉職的話在台灣什麼都差不多,我有很多同學已經在中國工作,買單程機票到上海或北京的公司去,他們會建議我們去看看,但他們不諱言說貿然過去都會有黑暗期,例如完全找不到工作或被騙,錢包或手機掉了。透過實習這種方式對我心理壓力比較小,透過這種經驗機會去的話,一個月內可以順便認識這個城市,決定是否要待下去。在公司的時候也可以看其他公司是不是你想要的,你跟大家一起住飯店,也不用擔心會沒地方住。透過這種方式對比較不敢冒險的人來說是比較安全的方式。

兩岸差異:日常用語、軟體工具使用習慣不同

A女:我們工作的長度七八月實習,前幾個月回到台灣,大概半年多的時間。我覺得個人覺得最大的差異,是大陸的用語跟他們的工具跟我們有很大的不同,他們用微信、微博、小紅書,撰寫文章的風格跟臺灣又很不一樣,流行的影片模式也以短視頻為主,做行銷、新媒體會很有挫折感,會需要接地氣才能產出呼應人的文案和銷售模式。

公司間喜歡簽合作協議但實際並沒有給予協助,做事虛華

大陸人做事很虛華,很多人喜歡簽戰略合作協議,說以後互助資源互換,可是實際簽了之後,你說需要什麼產品,他還是會按原價算給你,不會給你幫助。這些合同只是跟別人談合作的時候,拿來說有談什麼內容之類的。

我們之前有入駐的團隊是做人工智能教育,開實體課程教怎麼撰寫AI程式碼。有一次想開課講AI的簡介,其實重點擺在銷售課程上面,可是他們在網路上就會說他們要辦高峰會,但實際上就是在銷售課程。會有這些比較華而不實的公司出現,這是跟台灣不同的差異,因為我覺得在台灣做事很踏實。

比較願意放手給年輕人機會,但執行面要更謹慎小心不要只被利用

我當時在這家公司他們負責臺灣兩岸設計展,我是他們底下IT中心的負責人,設計中心原本附設在品牌底下,實習的時候發現以後可能成為上司的人做事態度不好、領導能力不好,為了避掉他,我到總經理那邊說這個中心可以獨立出來,有提出一些企劃方案跟架構。在台灣我也曾在公司提過相關的內容,但都被中心主管打槍,說這樣不符合效益,質疑你很多,即使真的有辦法做到還是會卻步。相同差不多的架構,在中國那提出的運營架構,對方就說:就獨立出來,把它當作新創公司來做,需要多少錢就跟我們說。讓我們完全放手給我們去執行,後來我就變成IT中心的負責人。

每年都有幾百位設計師和其他內容的合作,要把這些都整理成資料庫。也有頤和園等洽談單位來合作。我在台灣就有工作經驗,有的提案在台灣已經被玩到爛,你去那邊提就會蠻新的可以試著做做看。在中國每個人都會有互相利用的感覺,要想怎樣對自己最有利,很愛做資源互換,所以你不能幫大家從頭到尾做那麼多,卻只幫別人做嫁衣,自己什麼都沒有。對岸是放手給你去做,但相對你必須更謹慎小心執行面的事情,不要只有被利用。

中國工作獲得最大的是人脈,溝通經驗與台灣差異很大

主持人:就職層面都瞭解了,想了解在海外學到最大的東西是什麼?被肯定什麼?工作期間學到最多的是什麼?

A女:我會負責訪談創業公司的人,最重要的獲得就是人脈。

B女:我的也差不多,除了入駐團隊的訪談,對外也有訪談接洽,最大收穫反而是在怎樣跟他們洽談,因為兩邊跟他們談的內容不太一樣,台灣會先確認具體而言要談什麼東西,然後以具體時程去討論往後要做的事情。這是很重要的溝通經驗。以設計外包來講,台灣業主會說要做食品網站,你們就以食品網站來做。大陸會說要做什麼東西,你問他要做哪些項目,他才說要做海報,在時程和其他細節都不知道,他們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

針對兩岸洽談上,臺灣你可以直接舉例說明什麼最適合,在對岸你要循循善誘怎樣比較好、哪個比較不好,為什麼要用這個。畢竟在產業上還沒有太成熟,要花比較多力氣溝通。不管在哪個產業,在溝通習慣上兩邊有非常大的不同。在孵化器有很多團隊跟我們談的時候,觀念都沒有到太前面,要花很多力氣跟時間溝通,需要很多耐心,藉此也有很多的磨練機會。

起薪跟台灣差不多甚至更低,北京住宿通勤費用都高空氣不好

主持人:就業機會多、彈性大,接下來就會請你們跟大家分享薪資水平、生活水平?

B女:薪資水平很看產業,假如你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什麼其他的優勢,你的起薪跟在台灣不會差多少,甚至更低。大家算薪水的時候會扣掉十幾percent在上面。

A女:剛才影片講很多有包食宿,但因為我們待過北京,也有同學在上海、福州,大家都會問我說:公司有沒有包食宿?但很多一線城市都不會包,有補助宿舍就已經很不錯了。那種三個月給你一張機票、多少天返台假,在一線城市是比較不可能的。談薪資要比較有經驗的人才會比較高,也要看產業。

可是我覺得我是蠻奇怪的例子,我就是想轉職想去看看,但比上一份薪水還要低。其他作設計產業的同學說臺灣很低價,在那邊有漲幅大概一點五倍,吃住都可以很揮霍。像我們可能因為薪水跟台灣差不多、可能還低個幾千塊,所以我們都很省,三餐自己煮,平常也沒有太多休閒娛樂,假日都是待在家,回到台灣才揮霍。早餐、飲料、零食都很少買,薪水三分之一都花在租房,北京雅房大概就要一萬塊台幣,因為薪資沒有符合可以揮霍的條件,因此生活還蠻辛苦的,因為都要很節省。

B女:呼應A女說的,要評估好在過去。北京就是通勤,你即使著一萬塊的房子,通勤還是一萬塊起跳,空氣不好,地上會有痰,因為有很多二三線城市過去的人,因此素質比較不一。

小心華而不實的的公司,可先透過網站查當地薪水與公司背景

主持人:中國有哪些有點可以借鏡?對其他想要去中國的參與者有什麼建議?

B女:中國市場確實大很多,之前有訪談過創辦人,他之前在台灣創立過公司,叫獎金獵人,後來他到北京做算星座的小程式,在台灣做到六百萬就是頂端,在那邊做到六千萬還只是開始而已。我給大家的建議是要小心華而不實的公司,可用一些網站例如「企查查」,查公司開給員工的薪水,呈現的成績,或公眾號查詳細的資訊。不建議新鮮人直接過去,除非在當地真的有相對更好的條件,不然起薪不會高,生活也不容易,房租很高。

中國人口多市場大有市場優勢

A女:中國優勢市場大,面對的不管是合作方都會有更多的接觸,在台灣頂多接觸周遭可見,很多國際企業沒有進駐到台灣。我最後沒有合作成功的也會有洽談經驗,例如頤和園等比較有名的單位,即使是故宮,也會有設計公司承接他們的案子。頤和園因為有設計競賽找我們談,可以找很多知名單位洽談。

我其他朋友在那裡做國外採購,也是設計、居家相關,像我們學歷都比較不拘,可是採購業的話,他們很看你是不是海歸,看你是不是海外回來,台灣的學歷不太吃香,即使你去法國交換一年。

朋友選大陸是因為可以獨立規劃 Walmart,有好幾萬人的觀覽次數,因為採購、營業額可以馬上突破多少,台灣可能就是世貿,幾千人幾萬人,賣得要死也不如預期。綜合以上,不管在運營還是接觸的人,資金和收入中國的確有這個優勢。

北京氣候導致身體出問題,醫療品質不好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想問你,大家可能不知道生涯規劃出現轉折,你們四月決定回來台灣,是什麼時候出現這個想法轉折和決定回來台灣?

B女:我的心態是一直累積的,一開始進到公司就有比較大的變化,他們跟合作方結束合作,工作重心從產品、行銷變成空間運營,工作安排有非常大的落差,但這些是我沒有很喜歡做的事情。另外領導決策失誤,讓公司沒有很穩定。

然後我沒有很喜歡公司的政治氛圍,他們會有政治經濟學,我們公司和黨有很大的關聯,我們做的一切,像是公眾號都是寫給領導看,而不是寫給用戶看。我是很追求生活品質的人,在那邊生活蠻累的,那邊氣候、空氣讓我身體出狀況,但那邊醫療狀況要小心,我去中上等級的醫院,門市破的像什麼一樣。我說胃痛,他就幫我開胃藥,也不說明狀況,就給我中藥和西藥。

很多經濟發展都是透過黨支持

A女:我回來主要是情感因素,我是家裡唯一小孩,爸媽放手讓我到海外工作,但他們身體出狀況你沒辦法回來,在那邊會非常焦急,加上我在北京的時候好朋友因為白血病進醫院,他進去一天就過世了。在北京的時候家人身體出狀況,朋友過世。跑那麼遠薪水不符合預期等。像B女提到,公司領導的決策,和背後支持的是黨跟政策。就算領導放手讓你做,也會有其他限制你的發展。因此就考慮要回台灣。

近期蠻多人在講北京文創、上海時尚設計都在起步可以去看看,我沒去過上海,但我去過北京,要自己體驗看看才知道,他們往上升的都是最大的單位,其他小部分如果水平水準沒有那麼高,想做的未必能達成。綜合考量還是覺得回來台灣比較好。但因為有這樣的經驗,以後要過去出差會更得心應手。

很多東西都是黨支持,想做商業性,又對政治比較敏感,可查查報導,知道他們有多少用戶、有多少收益,融資、知道他們是有賺錢的。如果是 focus 在人數破多少,一些你覺得怎麼聯想都跟賺錢沒關係,或是一些領導來訪量,團隊入住量,或是一些你想起來覺得沒有太實質的公司,你就要非常小心。因為我就直接講,我在這裡薪水有比較高,有年終,但我們公司在北京在的地點非常好,在中關村地鐵站出來就到了,房租非常貴,很多團隊解約因為沒有賺錢,如果沒有告訴你融資很可能就是虧錢。這是我回來綜合上面,原本以為可以靠熱情找出對文創的愛好,但綜合上述,最後就回到台灣來了。

到中國不要進台灣人開的公司,薪水比較差

A女:另外我也綜合以上,除了看他們自己介紹自己的,也可以看他們背後經營方式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以我們幾個人聊起來,都說不要進台灣人掌權的公司,因為薪水都非常不好。以星座的公司來說,他們開六千還是七千。

B女:他們跟前端的人說預期的大概是六千還是七千,他們說大部分是三四千。

A女:臺北新創公司可以到十萬左右,最基本在南部比較低一點可以到三萬五,六七千乘以四五倍沒有臺灣那麼好,可是可以接觸到的又更多,就有兩面考量,大家可以自己思索,想去的就可以注意公司介紹自己的面向,背後支持的方,運營的是誰。

自由發問

Q:你提到是透過傑青會去,想要多瞭解這個組織。

B女:我不知道跟中資有沒有關係,他們跟大陸合作方式一個黨,黨會接應一些活動。我不太知道公司狀況。臺灣平台是skyline,應該是有成立公司。臺灣好像有兩個傑青會。
主持人:現在普遍的設計是兩邊同時招募。

Q:我是北部公立大學醫學系四年級學生,如果在場有在新藥開發或是在從事醫療的前輩,我會很想跟大家討論一下。我想問的問題有兩個,第一個我對中國不是很了解,剛才說公司有一個黨,我想多聽一點這方面的解釋,為什麼一家公司發宣傳文章不是針對用戶,而是領導?第二點是,剛剛兩個講者有提到說,有提到公司融資有特別的網站,中國資訊在哪裡?我要怎麼了解一家公司?我對新藥、生技有興趣,我要怎麼知道他們的融資是可以信任的?另外我不知道有沒有從事新藥產業的學術前輩,不管是雙胞胎、猴子,都想知道,中國的研究都是數據,但沒有看到論文。我要怎麼知道數據來源?

A女:他們最上面是共產黨,但他們為了顯示有一些民主存在,所以有建立一些黨,跟這些黨關係好的好處是有的,因為政治經濟學,我們是孵化器,收入來源有功為租金、第三方服務你,例如工商代辦,從中收取服務。再來是你在北京註冊,你一定需要公司地址,很多公司沒有實際地址,在家辦公,孵化器會提供租令,一年兩萬塊人民幣,跟黨合作的好處是可以拿到政府的資源。我們也會獲得政府的補助,支撐運營。查投融資,到企查查都是官方的透明資料。

Q:我在台灣NGO工作,想問我們對中國的認識只能透過媒體呈現,台灣媒體對中國政經的呈現跟實際經驗有什麼不同?第二個問題,假設我們都在台灣工作,累積一些經驗,有哪些經驗是在中國才能累積的?在中國工作有比較鍍金嗎?第三個問題,個人層面,如果以台灣人身份工作,會因為身份而被另眼看待、歧視嗎?中國會有人刻意來挑戰你的價值觀或認同嗎?

A女:以我們經驗來說,幾乎很多公司都要發布公眾號,我在實習的時候有女性運動還蠻有名的,要發布的時候公司領導就有討論說不適合,怕被取消帳號。在那邊即使要發一篇文章,都要被層層審視。我那時候要發布一個活動,有咖啡因,這三個字就不能出現。被列為敏感關鍵字,就要換詞。在媒體發布上有很多你不知會不會被禁,很確定的事,同一件事比如說韓市長去中國大陸,台灣媒體可能會有很多不同報導,以他們來說就會有統一性的報導,每家寫的都差不多,臺灣可以比較出也許事實是這樣,哪些是包裝,他們就比較沒辦法。台灣之前的選舉,他們也很關注,就會一直發,但都千篇一律,差不多的說法。在那邊媒體撰寫你想要報導真相,但未必可以寫出來。有些太敏感,我那時候想談女性,主管就說北方女性很強悍沒有受壓抑,即使不是發生在他們那邊也會被取消發布。

以我回來後看的新創和企業,他們都會有另一個是大陸專案開發等等,會要求要有在中國工作的經驗,雖然台灣跟對岸情勢有點緊張,但他們的確是大的市場,因此在商業上還是會希望你有那邊的經驗,例如你會知道用語、有一些生活經驗。身份的話我們因為是在主打兩岸的公司,因此是被當吉祥物的,這是兩位臺灣來的實習生,在那邊是備受禮遇的,朋友在其他沒有台灣人的公司,大家對我們都很善待的。但在政治上我們講錯話都會被糾正,例如我們說發包到台灣要打跨國官司,他們就說是海外官司,講中國會被說是大陸,或例如國家顏色標記,也會要一樣。這是我們要比較避免的。

B女:臺灣口音對他們來說很有趣,A女說要買捲餅,舊有大叔在旁邊說台灣女生口音真讓人酥麻。他們的銷售攻擊性很強,之前在談的時候也有看我是台灣人,台灣人比較溫馴一點,他們就會更騎在你們頭上。

Q:稱台灣人灣灣,這個詞是正面還是負面?
B女:現實生活不會用,不知道。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