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中國新媒體的台灣記者:中國資訊變化很快挑戰性高,喜歡窩在舒適圈的不適合去


分享者背景介紹

記者,2015年到中國新媒體工作。2018年回台灣。

分享場次

高雄就業場(2019年04月27日)

經驗分享

分享者:
大家好,我的職業比較特殊,我相信在場的人應該沒有什麼人會考慮我這個職業。我是新聞記者,而今天主題叫做「那些媒體沒有告訴你的事情」,剛好我就是做媒體的,所以我可以分享給大家的是我看到的還沒有被媒體篩選後的中國社會。

我在中國的實質工作算四年,但是真的到中國工作算兩年。先介紹我的工作經歷,2011年當時還沒有考慮去中國。還在台灣互聯網媒體工作,後來去過天下雜誌、影委會,做一些影視的、跟國外對接的東西。2015年後發生了比較大的轉變,我還是很想回到新聞媒體工作,當時看到一些東西引發我想要到中國的新媒體當新聞記者。目前我是在端傳媒當新聞記者。所以我本身的資歷一直都在媒體工作。對於兩岸三地有很多的社會觀察,會有比較完整的看法。

你們今天來這,可能都會有一些簡單動機促使你們想去那裡。現在因為全球化的狀態下,各國流動的人才很多。但其實大家還是會比較希望留在家鄉,如果家鄉是ok的,一般人不會想離開舒適圈。等一下我會介紹什麼原因促使我出去。

因為我是作新聞記者,記者可以觀察到整個社會的很多面貌,會處碰到很多議題內容,那在工作上也會因此遇到很多的問題。生活面的部分,我在去之前,當然也對中國抱持一定的成見,這成見有好有壞,也有很多不同面向,但我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而且覺得口說無憑,我希望親眼看到那個地方發生什麼事情,而不希望完全只透過別人告訴我這個世界是怎樣。所以希望是自己親身去感受。那在這個過程中有些成見會被重建也會被破除,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蠻珍貴的經驗。

想親自去看看,而非用淺薄標籤化與單一觀點看中國

那到底為什麼要去中國呢?在2015年時,當時還在台灣媒體工作,大家都知道台灣的新聞媒體工作其實就是在標籤化社會,我們對於很多事情都是習慣用淺薄、標籤的方式去看待。在商業競爭下雖然說擁有言論自由,但你會發現言論自由並不等於擁有多元觀點,有時候言論自由在商業競爭之下,它反而會希望用淺薄化跟一元化的東西去影響你。

當時我就發現一個狀況,隨著「強國崛起」,你會發現立場不同的媒體對於中國的報導越來越簡單化處理,作為一個媒體專業的學習者,你會發現這樣的簡化非常危險。你判斷一件事情但媒體告訴你的都是只有一個觀點。你也許看了十篇新聞,但得到的並不是多元觀點而是單一觀點。這時候會落入標籤化的陷阱。

我當時就發現針對中國的報導,會強調強國崛起。有一句話說得蠻好的,就是互聯網是送給中國最大的禮物,互聯網的發展是在1990年到2000年的這整個大概二十年的期間,幾乎改變了整個中國社會。2014年馬雲他到紐約去IPO的,當時兩百五十億美元,就是創下了整個歷史的新高,所以可以知道互聯網在全世界已經到達一個就是非常舉足輕重的地位。從2000年到2014年去看中國GDP成長,幾乎有將近五到七年之間是近乎破10到12,這是非常可怕的數字。當然這個數字過去也曾經發生在日本,當一個國家面臨快速發展的時候,他一定會有這樣的一個時期。

中國變化快三年就變了樣,要注意台灣得到的資訊是延遞的

大家要知道,訊息傳遞是會有延遞的,也就是當你們現在決定要去中國,正如我2015年的時候,我所理解到的社會是前三年的中國社會。當我們透過口耳相傳、媒體報導得到的訊息,即時你看到的數據是現在,你知道的那些資訊也不是實實的現在這個狀況。例如當我2015年去的時候,確實2014年前的中國社會發展是一直往上衝的,所以當時會傳出很多訊息跟你說中國社會現在它的經濟發展非常好。但如果現在決定要去的話,我建議要看長遠一點。要去理解他整個經濟狀態是浮動的。

假設你們要從事跟互聯網、金融相關,應該要看更長線的東西。例如你聽你朋友講,他去的時機是兩年前,在中國社會其實不是十年一輪轉,我常開玩笑說是三年就變了樣,就是說中國社會轉變非常快。在那裡不管是科技發展還是金融發展、互聯網產業的轉變,都非常非常快,那個速度跟台灣不是一個等級的。所以當你要去的時候,你一定要比較完整的知道他長線的改變是這樣的狀態。

對中國內容產業專業的豐富度感到震驚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一個中國電影叫失戀三十三天,我覺得那個編劇很可愛,寫的東西又不錯,所以有去追蹤他的微博。他的微博有一次就分享他在看的一些app,其中就有包含我接下來要去工作的那間公司。當時以為是一個娛樂內容的app,打開來看嚇一跳,他們做的任何產業報導都非常完整,例如他們派了整整一組記者去好萊塢去做一個很完整媒體調查,包含好萊塢的所有產業,整個文化工業到底怎麼樣。大概有十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是重磅內容,我看了非常的震驚。應該說那是我第一次對於中國內容產業的專業跟豐富感到震驚。

大家可以想像台灣的娛樂新聞,過去我們也曾經有很好的一個狀態,但現在娛樂新聞大家希望求點擊率,所以大家會偏向於名人八卦、腥羶色。我不是說這是唯一,但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平常看娛樂新聞都在看些什麼,就知道說如果這是商業的市場運作的話,他自然會導向這個狀態。

中國市場大所以分眾化媒體得以存活

但是在中國,因為它市場夠大,可以做分眾化,媒體其實有非常非常多新類型一直在誕生。例如我們公司,光服務一二線的那些年輕人,我們每個月的閱讀量就有超過五六千萬以上,就已經超過台灣市場了。但是我們算是一個分眾、小眾的媒體。也就是這種媒體在這種大市場當中活得下去,但不一定在小市場中活得下去。所以它的內容的媒體會出現非常多有趣的東西。如果你有興趣的是關於一些內容的產業的發展,不管是設計啊、藝術啊、流行,你會發現在中國有非常多這種小型的媒體,他們其實都活得下來,因為廣告量一定夠,因為市場夠大。

所以當時我就是2015年被震驚到了之後,覺得說那一定要去一趟。我覺得有什麼機會我就直接過去問,不會想太多,所以我那時候就直接寫了一封信給他們的老闆,說我對覺得你們的內容很不錯,有沒有機會合作,後來當天十點半他們創辦人就直接微信給我說,好啊那我們來談一下工作,談了很多狀況。他就直接跟我說,他覺得我先過去會有風險,他講的風險是因為我過去沒有在那邊生活過,他會覺得他自己評估對我而言比較好是不要貿然前進中國,因為我們是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價值觀跟文化脈絡下的社會,當你到時候過去的時候,它大的是體現在政治思想,小的是體現在生活上的細節,這些東西都是到時候你要去面對的。如果你在台灣本來就是個只喜歡窩在舒適圈的人,勸你不要一直想說往外走。

我的工作經驗是一直往外的,也喜歡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這是我的個人性格,所以對於這樣的改變跟變化我比較能適應。那時候覺得用遠端工作也不錯,可以在台灣這邊先知道怎麼跟他們合作,類似實習的概念。那時候我跟他們合作之後,就有感受到文化差異,例如我們每天早上都會開選題會,是跟所有他們內部的記者一起開選題會,首先最明顯的差異就是文化,譬如他們來自各地方的方言不同,流行用語也不同,這當中你就會慢慢發現他們討論的內容你一點都不知道,比如說什麼互聯網生態圈啊一堆的,我們在跟商業組討論,或是在跟文化組討論,不論在討論娛樂產業、文化發展、商業的發展,你會發現你一無所知。

你每天都一直在學習他們的變化有多快。所以當時就是在每天開會的過程當中你會發現,就在隔壁但是你一無所知,然後每個人都講中文,還不是說今天跟老外開會但就是有語言上的差異。他們講的比如說現在互聯網的發展、誰又併購了誰?這個意味著什麼?年輕人新的生活方式,零零後跟九零後有什麼不一樣?非常多的東西是你要重新去學習的。

所以當時我覺得很有挑戰性,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我希望成為更好的觀察中國的一個記者跟媒體,我必須要走一趟。我不想只聽到別人告訴我的東西。我覺得這是我去的一個很大的契機。你會想要親眼見到你那些被標籤堆建出來的成見,跟最後他有沒有辦法在具體工作落實上得到一些差異。我跟他們的合作經驗也非常好,我覺得找到相同價值觀的公司其實還蠻重要的,因為在那邊交朋友會過得比較開心啊。我覺得那樣的生活也蠻酷的。我聽到很多台灣人過去,他生活其實有時候就是只有工作,然後回家就沒有跟朋友出去,我覺得工作也不用這樣子搞得這麼苦。

去中國工作薪資怎麼談?如何計算?

主持人:
我幫各位與會者問一個大家想知道的問題好了,關於勞資角力的部分,你可不可以分享一下決定去之前你是怎麼樣談到你想要的薪水?有沒有什麼技巧?

分享者:
我覺得大家去之前還是要做一些功課跟research,因為其實我有很多朋友在外媒工作,外媒給的薪資當然是更好的,這大家都知道。那台灣的媒體薪資,大家不要覺得台灣的薪資很差,有時候真的是看經驗跟看產業。事實上我必須說,因為我是真的蠻想過去的,但這個公司開給我的薪水,跟我去之前台灣媒體挖角我所開的薪水是一樣的。但你要想想看一樣的薪水,我在台灣其實可以過得比較開心,因為台灣的生活成本沒有那麼高。

其實對我來說,公司其實有砍我價,為什麼會砍我價?大家想一下,我們在那邊語言雖然相通,但是工作經驗其實不是累積的,我在那邊是零工作經驗,所以他們某種程度把我當做大學新鮮人在看,我在這邊累積的工作經驗到中國都是有可能化為零的,我連他們說什麼我都不知道了。他們可流行的線上級的流量明星我也不是非常了解,什麼TFBoys這些,甚至三個人的名字我講不出來,你要花很多時間去適應,對公司來講他也是一個成本。因為我過去是local hire,就是我是陸資我不是台資,所以對那些公司來講我就是一個風險跟成本。

然後大家要知道八五後的年輕人,尤其中國一二線的年輕人,因為他們是一胎化下,他們受教程度是很高的,然後海歸派他們的學經歷也都非常非常的好。你要知道你競爭的人是誰,尤其你去local hire一個位置丟出來,他有可能就是幾千份履歷。那你怎麼讓那個公司老闆覺得我要用你這個台灣人,可能他們覺得不接地氣的話就很難用你的。

中國的生活成本大約是台灣1.5到2倍

所以我當時過去的時候,我大概算了一下我的生活成本,先跟我的記者朋友問你們一個月花多少開銷?找生活方式跟我比較接近的朋友,例如常出去喝酒幹嘛的這種,愛買東西這類,可能他一個月花銷會多少大概統計一下。那可能三到六個月想回來來台灣一次,算一下機票費用。再估計接下來住蛋黃區的話花的租金會多少,我做了一個表格,用這個表格給我自己一個薪資。怎樣的薪資的範圍內我才要接受,在這個之下我就不接受了,所以我就拿這個範圍的薪資去跟我的老闆談,所以他給我的薪資就是在這個範圍之內,這個範圍是我自己算過的。扣除掉很多東西之後我還是有自己的餘額。

當然我也不會說非常莽撞的就把自己的薪資加到非常高,因為我知道中國的生活成本是大概1.5到2倍以上,那在這個情況之下你自己就要去衡量,比如說你算你在台灣的花費,去把它乘以1.5到2,再去看你的租金什麼的,然後如果你還想存點錢,那你應該要接受合理的薪資範圍是什麼。

去中國要面對:新聞審查、敏感詞資訊過濾

然後因為我是去中國跑新聞,所以其實遇到非常多別人遇不到的事情,所以蠻有意思的。其實很好笑,我剛去的時候,中國的朋友來台灣都說,我為什麼要去中國?因為他們都覺得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你跑新聞簡直是傻。但其實我覺得不是這樣子講,當然後來我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當然新聞被審查這大家應該都知道。很多時候我去那邊,到各個地方就是會比較遵從各地方的規序跟規則,這個也是一個基本常識。但是做新聞你會發現說,從我過去的2017年開始到現在,他緊縮程度是非常非常高、非常快速。在去年應該就有將近兩千到六千個公眾號或媒體被整改過。我們就是其中一個。這個情況下不管你在微信跟別人討論什麼常常看到有一些密語,類似摩斯密碼。你知道嗎?有一陣子那個中國metoo在爆發的時候,連性騷擾這三個字都是在微信被審查的,這包含你要傳的東西。比如說南華早報有一陣子它的新聞網域變成一個敏感詞,因為他們那陣子刊出一篇文章,所以你傳個南華早報的網域的網址,只有你一個人看到,全世界沒人看到,會發生類似於這樣的狀況。

這會形塑出你在接收任何訊息的一個新的生活方式。我在那裡每天要面對的就是審查前的事件。審查前事件的意思就是說你在微博上可以看到通常就是整理過了的資訊,所以你可能根本就沒看到。很多事件是我們去當地所以我們會知道,例如當地的一個NGO組織的情況多糟糕、LGBT的情況在那裡非常的慘。

娛樂業遇到整改,禁止紋身刺青染髮,戲劇上映前要把頭髮P成黑色

因為我本身跑的路線偏社會文化權益的問題,所以碰到的東西比較hardcore,但娛樂圈也會遇到類似狀況。我跟大家講一個去年的事情,去年紋身、刺青跟染髮不能夠出現在大眾媒體上,所以就發生很好笑的事情,因為我有朋友在愛奇藝工作,愛奇藝那裡會收到一些整改的消息,就是那個偶像練習生要在上映前把他的頭髮P成黑色,所以所有的內容部門就開始動作P成黑色。他們會有一些朝令夕改的東西。像他們有禁古令,這個也是真的。這就會影響到他們後續的發行。

影片彈幕也要言論審查

所以說去做互聯網公司真的跟內容審查沒有關係嗎?我再說一個例子,嗶哩嗶哩是全中國最有名的大的次文化B站,就是年輕人很愛的。嗶哩嗶哩在去年也被整改。先不要說盜版的問題,他們有任何的新的創作二次元創作,他們的內容都要第一波先經過審查。你只要做任何東西只要牽涉到內容,經營公眾號你都逃不過這個東西。所以你只要知道有這個限制在,如果你願意接受那就OK,要有這個背景知識。然後比方說彈幕,就是看影片不會跑彈幕,今年的彈幕也被整改。就是有點像是那種奧斯卡延遲播映一樣,他要先審過他的彈幕。就是說你現在在互聯網上看到的任何東西其實都是被審查過的。

要清楚瞭解中國有蓬勃面但也有限制面

有一些人會覺得我沒差,被審查過也無所謂,都看一些正面能量有什麼關係。但我覺得你要很清楚的知道,你在中國看到的內容雖然有它蓬勃的一面,但也有它被限制的一面。像他們的公眾號其實非常的蓬勃,各種內容都有,你可以在裡面找到非常多有趣的觀點。後來我真的過去會發現知識暴增非常快,各種各方面的觀點包含身邊的朋友、工作的人都來自全國各省,他們每個人可能海歸派回來,帶的思想其實都很不一樣,所以你跟他們交流真的完全跟在台灣其他人交流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你會訓練出自己用非常開放的視角去看很多事情。

關於404。有一個前華爾街日報記者,他寫了一本書然後在探討一胎化的政策,可是他裡面寫到中國現在的這一代年輕人,包含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要面對一個很大的課題叫「遺忘」。在中國你一天二十四小時被消失的東西非常多,你會發現每天爆發生長的內容也很多,消失的東西很多,也就是說很多內容你根本來不及看到它就一直被刪一直被刪,尤其是重要的社會事件,像我們這種跟熱點的新聞記者,你每天在微信的朋友圈上看,你可能看到泉州碳九洩漏,很快開始有一些新聞媒體跟了,接下來再過三個小時之後,一片404。

這種生活經驗會出現在你的日常當中,然後久而久之它會出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當時我自己反思我自己回來之後的感想是,我有一陣子是蠻擔心這個東西會讓我感到麻木,就是看到404我就覺得這沒什麼就這樣,然後我也不再有好奇心去關注這個東西的事情的熱點是什麼。大家不要去輕忽日常的生活的影響,他有時候會去塑造你的個人。但是我覺得你也可以去評估說那個東西是不是你最重要的?畢竟我的工作是真的跟內容靠得很緊,所以它會影響我比較多。當然我是必須要說因為我是跟一群很相同價值觀的人一起工作,所以即便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情大家可以抱團取暖,所以我才會說大家去中國一定要交朋友,如果真的想去的話。

3T敏感內容:Tibet跟天安門還有台灣

然後呢3T,3T內容就是敏感內容,什麼叫3T?Tibet跟天安門還有台灣,就是傳說中的3T敏感內容,這也是為什麼譬如說我們作為一個台灣人的身份,其實到那裡的時候,大家其實刻意不會去談到這個話題,但是一旦真的談到的時候,在中國的政治正確跟在台灣的政治正確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你在台灣你可以大肆說你的政治傾向有什麼樣的立場,你可以大聲的跟別人討論。但在那裡的政治正確就是祖國嘛,所以你要自己很清楚說你在那裡你要跟怎麼樣的人去對話,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氛圍。

比如說假設去年的九合一選舉,我回來台灣公投,那我要跟我的朋友聊這件事情的時候,有很多東西要進行一個科普。有一些東西你跟台灣朋友聊,你不用科普,因為大家都知道,那跟他們聊可能需要一些科普這樣。因為台灣的內容在那裡是被經過各種篩選的,看到的可能都是央視的新聞聯播,或者是說台灣的東西絕對是同一口徑,黨媒、新華社、人民日報講什麼就大家跟著走。尤其是現在這個狀況,以前還會有各種不同的觀點,那現在言論更緊縮了。所以你在那邊看到的台灣內容都是一個被篩選過的。

去年就發生一個很好笑的事情,去年當時就央視播了一檔節目非常紅,那檔節目被吐槽的很厲害,就是在講台灣、勾引、陸生跟間諜。在中國大陸那邊的朋友圈就傳得很厲害,就說什麼大家要小心台灣的間諜,我就故意到我公司的群體說「大家是不是不跟我當朋友好了,我是女間諜!」當然是開玩笑,事實上就是他們那邊現在很多重要事件的風向,都是會去影響到你對這件事情的判斷。因為我做新聞記者,所以我會跟很多在中國互聯網工作的台灣人聊天,問他們說,他們會不會跟你聊這些有的沒的?他說多少會聊啦,但是也不是很想跟他們聊,因為怎麼聊也聊不起來啊。

中國也有思想自由開放的人,但當地政治氛圍無法談論

但事實上我覺得他們在那邊很自由開放的人也是很多,因為受教育程度很高。像我們公司很多就是從牛津啊、劍橋回來這種學生,你說真的你要跟他談民主化的問題,就是大家私下討論就好了這樣,所以他們也很清楚中國政治現在發生什麼狀況,只是說我相信百分之九十的人其實很難談論這個話題,因為中國太大了。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在那裡遇到的情況,想跟大家說這可能會出現在你們的日常。


中國人口多,就業市場比台灣競爭的多

主持人:
台灣的職場訓練有沒有增加你赴中國就業的競爭力?

分享者:
我覺得肯定是有的,因為台灣媒體是很hardcore,在一個商業夾殺的情況之下。所以我覺得台灣人還是包容性比較強的,然後大家不要小看自己那種耐操程度。就是說其實我覺得我還挺耐操的,因為我剛過去的前兩個月其實我蠻想回來的,因為就業磨合,首先大家要注意我剛剛講的,這是十三億的人口,你要競爭的是跟你同輩甚至更年輕,就是剛剛有人講到說,中國給年輕人的機會很高,在那邊31歲就可以當主編、總編輯,但是在台灣31歲能當總編輯嗎?你去看哪一家新媒體31歲總編輯?幾乎沒有,所以他們給年輕人機會真的是敢給,然後給得很快,你要是有才能我立刻讓你上去。所以在那裡其實是年輕,因為他們現在人口結構剛好到了青壯年是非常活躍的一個時期,台灣現在是比較老年化,所以他們現在年輕人就是在很活躍的情況下,尤其像85後的年輕人。

就是說你們現在的這個時間過去,剛好是他們那邊的人口最活躍的一個情況,所以你們的勞動力是跟他們差不多的。陸企跟台灣有一個很不一樣,像我以前在天下雜誌,大家是很重視人跟留才的,因為台灣人說真的沒那麼多,你要養一個人才坦白講是真的花一點時間有成本,所以要是今天有一個人才要走,他們就會千方百計地留你或是說給你一點牛肉。

但在陸企不一樣,你要走就讓你走。他並不是說他不留你,但要看你的value到哪裡。他們人真的太多了,你走我立刻有幾千個來補你的位置,所以就是他對於人的那個態度不太一樣,就是對於人才的態度。我知道光是愛奇藝、阿里巴巴,他們這種大的公司,他們其實面試都是 十一面以上。他們的人力資源系統都非常的完整,所以就是說他們要找到三觀相近,就是類似於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這種東西。

像我知道一個很有名的互聯網公司,你不是北清交的或是說國外、海外非常厲害的,他第一線就刪掉。因為他們只要開一個缺,就幾萬的那個信件,那幾萬個信件你怎麼跟人家爭啊。然後他們的薪資當然是很高,年終獎金非常非常高。但問題是,你現在擁有的優勢是什麼?你到時候要過去,你要應徵的那個職位,你面臨的競爭者是怎樣的人?因為我覺得我在台灣累積的經驗某種程度來講還是夠,只是說我在那裡我要從零開始。比如說我很多路線的累積、人脈的累積,都要重新開始,所以我當時我就被砍薪。然後前兩個月工作的非常辛苦是,他們對於像我這樣子的人,其實期待是比較高的,所以過去的時候,我老闆他們講話也不是很客氣。我覺得有好有壞,我跟中國的同事還有老闆們相處,都有一個心得,就是大家講話都非常的直接,就是他們真的沒有要跟你婉轉的,他就直接會說什麼,我對你非常失望,你的預期比我想像中的低。你就要瘋狂的工作,讓他知道說你工作能力也是很好的,所以後來就大家會保持一個比較和平的狀況,他們就是以能力去評斷一個人的價值。

強烈KPI導向,沒達到就是扣薪、fire

因為這事實上講白了就是你到那裡是賺錢,然後他們也是要工作,他們是商業公司,他們也要賺錢,沒有時間去養這個東西。在台灣的狀況真的是比較人性。像我那邊還會遇到一個狀況,你知道中國是KPI導向非常厲害的,我不知道別家公司會不會,但至少我們公司是,你沒有達到KPI就是要扣薪,這是你要付的成本。就是這個公司他hire你,他用你給你薪水,但是如果你沒有達到當時說好的KPI,他是會把你fire,或是說他會直接讓你走,因為他付的也不過就是一個月的走路費。最後你要回來的成本那是你自己要擔。

在那裡他們有一套非常完整的量化的去評價一個人value的體系,所以我覺得你去的時候也可以去了解一下那個企業文化,很多企業文化不一樣。多去跟當地工作的人,跟相關產業的人聊,他們到底真正的一天的生活是怎樣,或者如果你跟你主管起衝突,你怎麼跟他聯絡?就像我知道那個在愛奇藝工作,那個做的蠻高位置的人,他就說,他過去就有受到很多潛規則的爆擊,那什麼叫潛規則的爆擊?就是他不知道在應對進退上跟長官要怎麼弄,但是好險他在台灣其實我覺得他的心理素質也很好,所以他可以慢慢地去學習這些東西,不至於那麼容易抱怨。

上海氣候環境與生活氣息跟台灣比較接近

講個生活的部分,我去的是上海,因為跑新聞的關係,所以我去過蠻多城市,包含北京、杭州、蘇州或是青島、南京都有去過,但是沒有長待,只是過去那裡做一些題目。就上海而言,撇除任何關於剛剛說的工作上會遇到的困難,上海畢竟是一個外來者的城市,所以在那裡作為一個外來者其實並不會覺得很突兀,坦白講真的就是在那裡真的是來自不管全國各地或甚至是全球各地,如果你努力去接觸很多人的話,你接觸到的人是非常非常多元的,這個部份我覺得是這個城市包容性很好的部分,如果我們就純粹站在生活經驗上去看的話,上海的確是一個變化非常快的社會,再加上它氣候環境其實跟台灣也比較接近。像我去北京,我覺得北京蠻生猛的,可是我就沒有那麼喜歡北京,因為我覺得北京的生活氣息跟台北還是有差,那比如說像台北的生活方式還是偏向商業化一點,就是你喜歡的那些東西在上海也都找的到甚至更多,所以我覺得在滿足大家生活上的生活方式跟消費水平上,上海的確能給很多。

杭州是中國矽谷,互聯網金融產業蓬勃發展

像在大陸有一個順口溜,就是說什麼到北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到上海才知道樓小,到深圳才知道自己錢少。事實上他們每一個城市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跟城市氛圍,你就必須要知道你接下來要去的那個城市,是怎樣的一個氛圍,真的很不一樣,比如說到青島、南京生活都很不一樣,如果有人要從事互聯網金融,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到杭州工作。那到杭州工作的話,它又是另外一個狀態,因為杭州幾乎就是所謂的中國矽谷,那邊它不像上海的生活機能,它有生活機能但是是建立在他們自己內圈、科技圈。上海是一個從百年來就一直有各國的文化,有各國的租界區,然後它一直都是一個很特殊歷史環境,所以如果你是一個對歷史有興趣的人,你就會在上海發現很多很有意思的東西,包含它的建築物可能留了百年,像我週末都會去他們的老房子巡禮,我有買了一大堆書是關於他們城市風格改造的,上海還是一個包容性比較高的城市。

內陸氣候與沿海氣候差異大

如果作為一個很在意氣候的人,像有一個台灣學生跟我說,他剛到武漢的時候他快崩潰死了,因為內陸型的氣候跟沿海型的氣候其實差很多,尤其是在冬天。雖然上海也會下雪,可是真的不像在內陸那麼嚴苛。你可能很難理解,有時候身體的差異真的會帶給你心理上很大的負擔,大家不要輕忽這件事情。

中國人與台灣人的溝通習慣與講話方式差異大

就業磨合就像我剛剛說的,就是不管在溝通的方式還是講話方式都很不一樣,我有時候會需要經過第三方的翻譯,就是跟老闆溝通我會把對話擷取出來,丟給別的朋友說,你覺得我老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因為我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就算他在講中文,但是他還是有很多話、意思。我們台灣人習慣用比較婉轉的方式去思考,可是事實上他們講話,就是這個意思,你不用去轉譯,他也沒有要跟你客氣,就是如此的直接,然後你不用去揣摩他什麼意思,只要你真的不知道你就直接問。因為其實在那邊的同事,我們不要講狼性,我覺得就只是比較直接而已,他們遇到什麼什麼問題,就直接丟出來、拋出來說「這什麼意思、這幹嘛?」至少我工作的生活氛圍是這樣,大家說話很直接,但是都沒有什麼惡意,就是真的就事論事。

上海生活成本:一杯中杯無糖去冰紅茶十五塊人民幣

那生活成本差異範圍大,譬如說大家在美國都會用大麥克指數去衡量一個地方的生活成本。那我在用手搖飲指數跟你說那個手搖飲差異有多大,一杯紅茶,中杯無糖去冰,十五塊人民幣,大家可以去感受一下那個差異。然後喜茶或是像樂樂茶這種新的網紅品牌,它可能一杯飲料,好一點的中的大概就二十四到二十六人民幣,在上海是這樣。你說在上海有沒有便宜的麵店?也是有,譬如說路邊的那種牛肉麵店,一碗麵大概二十五塊人民幣。

一杯咖啡,比如說星巴克,大概都是維持在跟台灣差不多的,約人民幣三十四到三十七,再好一點可能四十五。那我們一般吃簡餐,我下班跟同事去吃東西,一餐花費簡單來算,在市區裡面吃稍微正常一點的餐廳,至少都台幣三四百以上。當然可能有人會說你這樣吃太好,但因為他們就是商圈化商場化,小店越來越少。除非你是公司有給你附餐廳像Google那種,或是說阿里巴巴附員工餐廳那是可以cover的,如果不行你要把自己吃飯的成本算進去。像酒吧,酒吧一杯酒台灣大概三百五到四百左右,那邊一杯酒九十元人民幣起跳,九十到一百二,甚至一百五到兩百都有,這是社交的花費。然後看電影也是,看電影到蛋黃區跟蛋白區看的,即便同個電影因為他的影廳設備差很多,所以電影票一張有時候要到八十塊人民幣。

中國互聯網是一個新的星球

然後大家也知道中國在牆內雖然有防火牆,就是萬里長城防火牆,但是他們在整個娛樂體系、互聯網體系幾乎就是一個新的星球,我常會說你要去研究中國,你要去研究一個新的星球,因為他們裡面包含大家聯繫的方式都不同,譬如他們的微信支付。我在上海三個月沒有用現金,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因為你連在菜市場買菜都用第三方支付。當然實際上你要線下實體買東西的機會越來越少,你生活從你一睜開眼到最後,你叫個什麼東西全都是線上包辦,連洗衣服都直接到線上,連修手機都直接app一下,他就直接到你家來修手機,還有寵物醫生到你家來,所有東西全都是一鍵完成,你的生活方式會全面改變。

比如說因為第三方支付串互聯網串電商,他們發展得非常快,所以你的生活方式會跟在台灣幾乎完全不一樣,如果你有細緻一點的感受力,你就會知道說它會慢慢影響你的思維。比如說他們的人可能會比較會不耐煩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所有東西都很快,一個小時內絕對送達,閃送的服務就是一個小時內絕對送達。城內閃送,比如說,我現在買菜就用盒馬生鮮,一個小時內一定送到,因為他們的人力很便宜,所以每天在路上都可以看到快遞小哥在送東西。它就是完全改變了你的生活。

比如說台灣有很多人都有環保意識,但是中國沒有資源回收的概念,所以剛開始過去會覺得非常崩潰,像在家裡很多用品都是另外再買的,為什麼要另外買呢?因為上海的水非常糟糕,所以是每天都訂礦泉水,這個也是你的生活成本開支。你要去喝那個水去過濾再加熱,我覺得他負擔的風險是比較大。像我自己在那邊的租金,我住在上海徐家匯,我們是三個人一起住,三個人一起住一整層,然後我住雅房沒有附衛浴的是四千三人民幣,在那個地方還算是正常價格。同樣的狀況在台灣,四千三人民幣可以住到套房。但因為我住在上海的蛋黃區,所以那個地方真的是什麼都有,比如說我走出去前面的一個大商場,所有叫得出來的品牌都有,就是一個很小的世界。

他們社會改變很快,我記得2017年我剛到那,我家外面社區的轉角還是一個空地,我要離開的時候一棟大樓早就已經拔地而起,然後商場已經建起來了,整個城市街景變化非常的快。然後品牌也汰換很快,餐飲業競爭很激烈,如果有要做餐飲的話,小心上海真的是一個紅海,因為你會看到每天的店一直在變。我之前做一個題目,雖然製造業台商都回流了,但是以前那種像新一代過去的那種二代台商,他們其實都是年輕人,然後到那裡喜歡開一些小店,蠻多這樣的人的,可是你會發現其實賺錢不容易,因為上海人口味、品味很刁,以前會喜歡台灣品牌的時代已經過去,他們現在擁有的是更多選擇。

醫療體系開放式診間無個人隱私,動不動就要抽血

然後醫療問題,我覺得在那邊看病真的是蠻崩潰的,我是一個看病很龜毛的人,自從我去了兩三次中國醫院,我真的在急診室爆哭,就是因為真的是太可怕了。他們那邊是開放式診間,看個診一大堆人圍在你旁邊聽診,還有外賣小哥在旁邊聽,因為它是開放式診間,它沒有醫療隱私。他們急診比門診便宜,因為他們的醫療體系跟台灣的價值觀是不一樣的。我看診時因為我注重隱私所以講話很小聲,然後他們都是大吼大叫。我只不過是感冒而已,逼我去抽個大三管血,然後驗血報告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解析。

後來我去台商醫院,台商醫院的掛號費五百六人民幣!大家注意一下這個差異。三峽醫院是他們比較好的一個等級,看的話大概是兩三百人民幣,你看那個差異有多大。如果在那邊沒有賺很多,五百六人民幣你看得起嗎?當然台商醫院是真的好。

主持人:
我們等一下進行總結,然後開放現場兩到三個人的QA,QA完就一次總結。

提問1:您從事媒體產業,在中國是不是算比較政治敏感的行業?如果台灣人過去那邊,會有統戰的部門單位的人去特別盯上像你這樣從台灣過去從事這些比較敏感行業的人嗎?還是有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提問2:之前我的朋友有跟我分享如果到大陸不管是旅遊或是工作,因為你有基本的一些資料,如果你是一個很厲害比如說技術專業能力各個比較high level的,他會去做挖角的動作,我不曉得這是不是真的?就是他把你的個資分享到重要的一些政府機關啊或是重要的公司部門這樣子?

提問3:你剛有說到說他們目前這一輩的青年要面臨到快速遺忘的事實,我想知道就你自己觀察的經驗或是跟你同事,你覺得他們這輩年輕人,如果我們過去的話有很大的機會跟他們合作,在這兩種影響之下的話,我們跟他們之間的互動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中國對記者的定義與台灣不同

分享者:
作為新聞人員會不會被統戰?我先做個簡單的基本科普,在中國的社會當中面對新聞記者的定義跟台灣很不一樣,至少對於中共的機構來講所謂的新聞比較偏向於宣傳,至少他們認定就是說宣傳,所以在那邊跑新聞,要有所謂的新聞資質,新聞資質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你是在一個所謂的新聞機構媒體去工作,他確定你有採訪證、記者證,但我去的那個地方是沒有新聞資質的,所以我們比較像是游擊部隊。所以後來我會遇到一些麻煩也是跟這個有關,就是你要報導時事政治相關,都是要有新聞資質才有資格的,沒有新聞資質的媒體如果去做這件事情就是有危險。

中國媒體部門都會安插黨支部

你剛剛說的東西是會不會有人來統戰我?每一個媒體基本上都會被相關部門不管是上海網路信辦,或是國安局,他都會是盯上你。是每一家媒體基本上都有。任何互聯網媒體他們應該有黨支部在裡面,什麼叫黨支部?黨支部就他會有相關跟政府部門合作的任何東西,是要處理跟政府關係、跟政府政策的落實。他們具體怎麼運作我不知道。

但我們公司是絕對沒有黨支部的,但是以我這個狀態下,他們可能不把我認定為所謂的新聞人員,因為台灣的新聞記者是不需要給你一個證件叫新聞記者,這是大家對於新聞定義跟新聞價值的認知差異,所以我會認為自己是一個新聞記者,但是可能中國官方從來不把我認定為所謂的新聞記者,所以我沒有遇到被統戰的情況。

但是確是每一個企業可能都會有政府部門的相關單位,他們會定期地去監管,尤其在媒體部門又更是激烈,媒體部門譬如我前陣子訪問的一個金融媒體,他裡面的記者就有說到,今年年初的時候有領導直接告訴他們說今年絕對不能碰的話題,這叫做禁令,明確的禁令就是命令,所以這個東西就是你不要碰,你不去碰就不會有事,那你要去碰的話呢,出事了我不會負責,所以就是說定期的媒體都會有一定的相關的政府部門是在跟媒體保持非常好的互動,要保證媒體要不做亂。

中國媒體圈就業網路非常活絡,人才移動資訊流通快

然後第二個問題是關於會不會有個資外洩,挖角。我的情況是沒有,因為他們那邊招聘的網絡其實是非常活絡,以我傳媒圈的話,我只要一有什麼變動,很快的我所有的同行都會收到業內的消息,就是某某某從這裡提到,為什麼呢?他們其實就業網絡非常非常的活絡。

台灣人不太清楚他們招聘或是找工作,其實是沒有打入那個圈子,像我後來打入那個圈子,像任何我的同行,他們變動我們很快就會收到新的消息,這很幫助你更能夠知道整個市場的變動,你會知道說誰又從誰這邊轉調了,那這個公司哪個高層又離開了。譬如說我那時候一離開我們公司的時候,我現在到端傳媒,我立刻收到訊息。也有其他人就立刻傳訊息說,我是誰誰誰哪個公司的,我是香港公司的公關,你現在到端傳媒我必須要跟你聯絡,就是他們的訊息網絡非常的快。

不光是個資的,有一些公司會跟這樣的獵頭公司或是招聘公司合作,他們有一套系統去追究人力的流動,所以我就是這樣很快被追蹤到,就是我想瞞都瞞不了。當你一離職你公司信箱自動就會註銷,註銷他們立刻就會掌握到你的狀態。

中國年輕人思想的開放性沒那麼狹隘只是不說

那第三個是講到我們如何跟這一代的年輕人相處。其實我跟我合作的公司的人,大致上都是九零後的人,然後零零後的人現在也十八歲準備要進入職場,他們大學實習的風氣很盛,所以其實你在職場可能都會遇到九零後到零零後的人,我其實覺得他們這代的人蠻有意思的,雖然是遺忘的一代,但是事實上受教程度也很高,所以相對來講他們的開放性和自由性沒有大家想像的這麼狹隘,很多時候只是不說而已。

但是也有可能我待的地方同溫層比較厚,至少我接觸的人,你在跟他們聊天的話題除了需要在某些話題進行科普之外,大致上來講很多東西討論的時候,那個知識水平我覺得是蠻OK的,討論到一些比較重要的話題的時候,當然會有價值觀上的差異。你想想,以台灣來講我們是崇尚資本主義社會,雖然說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基本上也是資本主義。但是整個社會主義的脈絡,讓他們從小生活、接收到任何歷史上的解讀,偏向的角度其實跟你們很不一樣,所以你們看待事情的方式其實也很不一樣。所以應該抱持一個態度:我要從他們那邊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去擁抱差異,我覺得差異很重要,我到那是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台灣人觀點,為什麼要知道台灣人觀點?事實上他們如果想知道,他們自己就會跟你溝通,溝通討論下,他會知道說原來我們的差異這麼大。

我跟他們聊天都會有很大的收穫,因為大家的差異真的超級大,來自四川、東北、廣東的人,他們可能在某一件事情的理解上又很不一樣,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可以多去了解,我覺得是一個樂趣,我不會覺得是一個阻礙。



青平台認識中國研究團隊工作小組整理
技術提供:Blogger.